岁云暮

叶粉,黄苏,喜欢大眼儿,喜欢方锐。
七期 in my heart≈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叶攻>黄攻>其他,本命叶黄,非常杂食。

朋友们,吃《黑帮盛世》的安利吗?

这个吻突如其来又意料之中——房间门窗紧闭,赤裸的上半身还在蒸腾着消散不掉的水汽,并且整间屋子只有一张床。

但叶修被勾着脖子俯下身去的时候还是有一点惊讶,进展比他想的还要快上一点。他按住黄少天的肩膀保持平衡,另一只手扶上对方湿润的后颈,不出所料,黄少天飞快地僵硬了一秒钟。

灵敏的下意识反应,但调整的也快。

叶修得寸进尺地捏了捏那块重新放松下来的肌肉,摸到颈窝处被刚刚剃掉的青皮边缘有些扎手。黄少天不满地偏了一下脑袋,这使得叶修的嘴唇上传来同样微刺的触觉。

他将对方的脑袋摆正,单腿跪在床上加深了这个吻。

黄少天同样没穿上衣,他毫不费力地扒掉了自己和叶修相同款式的裤衩,四条。然后搂着叶修的后背,相当自然地朝身后的行军床倒下去,顺手摸过空荡荡的桌子上唯二的——可能也是这间军事基地的宿舍里相当突兀的物品——安 全 套和润滑剂。

全部动作不过几秒钟,黄少天的思维前所未有的流畅,已经先于动作运转到了下一步。然而唇上的湿热的触感几乎在他转进的同时消失了。

黄少天睁开眼,看到叶修似乎有些惊讶地盯着自己看。

他迅速为眼下这个只差临门一脚对方却突然哑火的情况皱起了眉。

 

这是他们确定关系之后的第一次,距离叶修的告白过去小半年,距离上一次黄少天在会议室里和叶修接了个充满烟味的吻两个月。

好不容易前线战事稍歇,叶修见到黄少天的时候对方明确地告诉他自己这次可以在这边多待几天,他看着黄少天将行军背包甩在地上冲自己咧着嘴笑,笑容过于剧烈牵扯到脸上的伤口又迅速化为龇牙咧嘴的鬼脸,几乎是无法抑制地张开双臂——

 

“你多久没洗澡了?”

他在黄少天耳边压低声音问,然后迅速跳开躲避一记膝袭。

 

然而垃圾话是躲不掉的,黄少天的嗓音侵占这间并不狭小但过于空旷的寝室只需要十秒钟。他骂骂咧咧的脱下衣服团成一团冲叶修门面扔过去。

叶修没躲,只是那团裹挟着血、泥土、火药和汗液的衣服从自己视线中被移开的时候,黄少天已经熟门熟路地闪进卫生间。他甚至没来得及看到对方赤裸的背影,数一数这次又多了几道伤口。

而当自己保持着炎热天气的作息,同样冲洗干净出来时,他先看到的,是黄少天放在桌子上的那两件过于显眼的东西。

叶修当然不惊讶这件事将要在这样一个情形下发生。不如说,不会发生才是值得惊讶的怪事。然而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第一次,意味着除了新手会有的各种可能的麻烦之外,还有一个更基本,更核心的问题他们尚未解决。

 

谁上谁下?

 

出于同样的男人的尊严,叶修在黄少天冲澡的时候考虑了一下,都做好了如果黄少天坚持就主动奉献的打算了。然而黄少天还没有等他把这个问题提上议程——

他直接先一步抹杀了问题存在的可能。

 

黄少天眯起眼睛。叶修的床很硬,他躺下的时候撞到了肩胛骨,那点疼痛化为困惑和不满,如同那团带着破损的衣服一样毫不客气地朝叶修迎面砸来。

 “躺的这么主动?”叶修的口气情真意切。

“说什么呢,你不是怕疼吗?”

黄少天的口气则带了一点因为答案过于显而易见的不耐烦,他仍旧盯着叶修,难得率先闭上嘴。

 

叶修怕疼的事情是他自己说出来的,在他20岁那年,当着所有军校毕业生的面。

嘉世大队的斗神被批了个假的时候还有些困惑,然后想起来,哦,毕业的时候到了,随即被塞了一手的报告发言稿。自从他第一次返校做报告的时候,因为自己准备发言稿而在大会上跑火车被强制封麦后,叶修就被半剥夺了自主发言的机会,只被允许在提问环节脱稿,并且问题数额也严格控制在三个。

会场里到处都是举手的人,最后一个机会被抢到时,甚至有低低的叹息声。他们对战场的想象、渴望、好奇与跃跃欲试,此时仿佛全部凝聚在那个幸运的男生手里的麦克风上。

 

“战损低和胜率高的诀窍?”

一个显而易见的空泛的问题,甚至让有些毕业生露出肉眼可见的失望表情。但叶修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身体再一次微微前倾着对准话筒。

“——因为我很怕疼。”

台下一片哗然。大家愣神之后默契地为这个打太极的玩笑回答报以稀稀拉拉的掌声和口哨声,连提问的人都忍不住笑起来,把话筒交还给工作人员正准备坐下时,叶修的声音又一次通过扩音器在整个会场响起来。

“这是我能给出的,最认真的答案。”

他仿佛没有听到台下的杂音,声音依旧是不符合年龄的平稳。

“因为我很怕疼,所以每一次,我都会尽全力把损害减小到最低。对我而言,减小自身伤害最有效率也最有保障的做法就是,尽可能快的,在受伤之前把对方解决掉。”

他停顿了一下,视线扫过寂静下来的会场上一双双紧盯着他的眼睛。

“其实无所顾忌什么都不怕的人往往死得更快——盯着敌人的时候,别忘了自己。杀人大家都会,你们中的有些人甚至比我们手段还要厉害,但是活着才是胜利。——对我这么怕疼的人而言,还要加上,不受伤。”

 

叶修撑着手臂,噗嗤一声笑出来。

“这你都记得?”他心情很好的翘着嘴角,“原来这么早就在意我了。”

“我靠,你这不是废话吗?当年鼎鼎大名的斗神,谁敢说自己不在意?另外麻烦你搞搞清楚,大家在意你只是因为想超过你好不好有人今日自作多情含量严重超标了!”

黄少天气都不带喘的嚷嚷完之后又神情夸张地翻了个白眼。

“关其他人什么事?”叶修收起笑,“不要偷换主语。我说的可是你,在意我,有错?”

黄少天懒得理他,转过头去盯着白墙。

“大好的气氛全被你破坏了。”他语气不满地嘟囔着,“突然不想做了。想起来明天还有训练,文州下午传了份超大文件给我也没来得及看不知道是不是……”

后半句话淹没在今天第二个突如其来又意料之中的亲吻里。

或许根本就没有后半句。叶修想,到我的地盘还说什么训练。他似乎瞥到黄少天闭上的眼睛配合着微微弯了起来。

 

叶修告白的时候黄少天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既没有揍他一顿也没有嚷嚷一句。

黄少天非常直接地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吻了他,初吻,两个。

叶修在黄少天咬开安 全 套包装的间隙里想,真是太久没有见,他竟然忘了,以话痨著称的蓝雨妖刀黄少天其实从来都是个行动派。

提问和接吻都是。

 

叶修知道,此刻到了自己对黄少天用行动展现出的在意做出最佳回应的时候,他再度俯下身去。








没了,just复健一下,洗澡的时候容易出脑洞


评论(21)
热度(216)

© 岁云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