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云暮

叶粉,黄苏,喜欢大眼儿,喜欢方锐。
七期 in my heart≈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叶攻>黄攻>其他,本命叶黄,非常杂食。

朋友们,吃《黑帮盛世》的安利吗?

【叶黄】Eternal

  • 叶神隐身在线(……),但还是恋爱文所以就别讲什么逻辑设定了。谢谢上次给我推荐BGM的那位姑娘,现在在「世界终结·舞厅」里面循环彻底出不来了

  • 所有的黄少都要生日快乐呀:)

 

(1)

 

黄少天拎着购物袋刚打开家门,肩膀就被人在背后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

他转过身,手里的袋子瞬间掉到了地上,里面的苹果顺势滚了一地。他面前的人倒是挺淡定,弯腰捡起一个凑到鼻子下闻了闻。

“挺香的。”

黄少天浑身僵硬,机械的眨了眨眼。

对面和自己一模一样长相的人也眨了眨眼,不过明显是带着点忍俊不禁。

“啊,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黄少天,不过你大概已经知道了,毕竟咱俩长着一张脸是吧?”

“……”

“至于你写在脸上的疑问要解释起来就要费点功夫了……”这个自称“黄少天”的人晃了晃手里的苹果,“不好意思我有点饿,能先吃一个吗?”

黄少天觉得自己辛辛苦苦过了二十几年的人生,就在这几秒之间被颠覆了,还是完完全全底儿朝天的那种。

他冲着来人张口结舌半天,才干巴巴挤出来一句话。

 “……你先进来,苹果得洗。”

 

“所以你的出现,是因为这个叫Eternal的掌管各个平行时空运行的钟表出了故障,引起了时空错乱导致的?”

在来人神采飞扬声情并茂的讲了一大通后,黄少天难得生出了帮对方总结重点的想法,顺便在心里默默的跟那些被自己刷过垃圾话的对手们道了个充满同情的歉。

“总结的挺干脆嘛,就是这样。”

“但是这些东西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黄少天还是有点半信半疑,这样的事实完全冲击了他现有的知识结构和认知体系,想要完全消化掉并不容易。

“因为Eternal距离我们的世界最近,有时候他们也会来找我们帮忙维护一下什么的。所以这次它一出问题也是我们最先被波及到。至于为什么是到了你这里……Eternal的内部程序那么复杂,我就不是很懂了。”

对方落下话音时顺道啃完了最后一口苹果,果核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准确的落进桌角的垃圾桶。

他看着眼前一脸茫然、眉毛都不自觉拧在一起的黄少天,决定多给对方一点接受的时间。

 

黄少天平日经常自诩见多识广,此刻也有点头疼。

这番对话的信息量简直太大了,且不说为什么这个科学的世界里会出现这个大概只有在小说里才会有的魔幻·不科学·Eternal,光是想想因为这次莫名其妙的故障,自己的屋子里就可能会同时出现两个甚至以上、来自不同时空的“黄少天”,他就觉得,自己头好像更疼了。

 

不过纠结半晌,黄少天决定还是接受现实为好。毕竟这么样一个大活人杵在眼前,简直是逼着自己不得不去相信他所说的就是事实的真相,哪怕听上去再怎么样的不可能。

想通这一点后,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既然看起来这个异次元的自己一时半会还回不去,那在这段相处的时间里要怎么称呼对方。反正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叫另一个人黄少天的,就算那人是某种意义上的他自己也不行,光是想象一下都要起一层鸡皮疙瘩。

“1号机?不不不又不是不是EVA……NO.1?听着怎么这么别扭……”黄少天苦恼地念叨着,眼神扫到墙上的挂历。

“哎我说,咱俩同时用着一个名字太不方便了,我暂时叫你Monday怎么样?”

被叫做Monday的“黄少天”一脸不情愿的瞪着他。

“凭什么?黄少天这三个字又不是只有你才能独享的,我之前的二十多年也在用这个名字凭什么要给我改了,还改的这么没有水准?”

“就凭你穿越到我的地盘上了!”黄少天毫不示弱的瞪回去,“而且今天正好星期一,又简单又有纪念意义,还是英文的呢,多洋气!”

——洋气个鬼。

Monday的脸上明明白白写着这四个字。不过毕竟现在身处别人的世界里,他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

 

揭过不愉快,两人很快进入热火朝天的聊天状态。黄少天头一次生出如果有个双胞胎兄弟也真不错的念头,毕竟活了二十多年,讲话同样又多又快还愿意跟自己聊天的人,实在是还没遇到过。

“我的工作是职业电竞选手,你在你们那里是做什么的啊?”

“哦,因为我可以召唤精灵来做帮手,所以当了个狼人园艺师。”

黄少天眼睛一下亮了。他迫不及待的朝Monday那边倾过身,一边嚷嚷着:“怎么没看到你耳朵和尾巴啊?”

“我猜可能是时空限制的关系,毕竟你们这里不存在狼人这种生物,相关特性应该是无法显现的。”

真可惜。黄少天悻悻的收回手,不无惋惜的想。

“至于叶修,他是个幽灵钟表匠,你知道吗他制作的手表可以让时间在小范围内随意拉长缩短,好玩吧?”

 “等等为什么你的世界里还有这个人,而且我们现在的谈话关叶修什么事?”

黄少天一头雾水的打断了他。

Monday也十分奇怪地看着黄少天。

“当然关他事了,你难道不好奇自己男朋友在这里是什么样子的吗?”

……

“我靠?你俩居然在一起?”

“我靠?你俩还没在一起?”

 

黄少天揉了揉额角。信息量似乎又不得了的爆棚了,他无力地想。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这算不算是给你提前剧透了?”Monday一脸大仇得报的不怀好意再明显不过了。

“……呵呵呵呵。”黄少天干笑着,内心被一波又一波弹幕差点刷爆了屏。

“来来来让我确认一下,你有他的照片什么的吗?”

黄少天摸出手机翻了翻,在相册的最末页找到了一张有点模糊的人像,是第六赛季蓝雨夺冠那晚,从场馆离开时巧遇了来看比赛的一群职业选手,那晚的黄少天整个人都处在极度兴奋当中,干脆拉过在场的每个人都合了张影。

照片上的自己已经笑得合不拢嘴,旁边的叶修叼着烟,表情和平时比起来没什么变化,眉眼间却又藏着点柔和。

“没错,就是他。”Monday一边点头,一边忍着不笑出声。

因为黄少天此时此刻的表情简直五彩斑斓,复杂得不知作何形容。

“我去你这什么品位啊?”黄少天纠结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异地恋就不说了,这人既没节操又没下限,还是个老烟枪……”

“他就住我隔壁,而且抽的烟草都是我种出来的。”Monday得意地扬了扬眉毛。

黄少天被噎得翻了个白眼,他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想说。

 

(2)

 

Monday在这个世界只存在了差不多一个白天,据他讲似乎是Eternal的故障并没有触及核心,所以只会造成暂时性的混乱。

不过亲眼看着一个大活人逐渐透明消失的感觉还是让黄少天有点头皮发麻,后来的整个晚上都在做着各种荒诞离奇的梦。

 

Tuesday来的很准时。

具体而言,黄少天在第二天清早顶着黑眼圈起了床,坐在床沿刚换好衣服就听到了身后有节奏的敲门声。他回过头,看到卧室门口站着个双手合十一脸抱歉的自己。

“这个时间点好像有点早哈抱歉抱歉,不过你看这事也不能怪我……”

黄少天挠了挠脑后睡的支棱起的短发,心想还好你没有来的更早。

 

Tuesday在他的世界里是个小有名气的话剧演员。

“我觉得你的语言才能不利用起来简直浪费。”Tuesday的语气特别诚恳。

“谢谢你帮我提供了退役后的再就业新思路。”黄少天一副被领导下乡慰问的群众状使劲握着Tuesday的手,以表示感激的程度。

他突然靠近对方,话锋一转,一脸神神秘秘:“我问你个事,你认识一个叫叶修的人吗?”

面对黄少天的询问,Tuesday苦思冥想了半天也不记得自己的交际圈子里有这么一号人。

黄少天支着下巴想了想,又换了个问法。

“不认识叶修的话……那叶秋你认不认识?”

Tuesday一脸惊讶,还有点儿……害羞?

“叶秋是个剧作家,最近我刚出演了一部他的作品,大概因为这个他有了点名气。”他赶紧又补充,“不过我喜欢他的作品很久了,这次其实是有私心想帮他红起来的。”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我还这么善良。

 

黄少天觉得,既然已经发觉了自己是个好人,那就干脆好人做到底。

他冲Tuesday打了个响指。

“要我说,那个叶秋应该只是笔名,你要想找他就用叶修试试看。”

估计这家伙到哪儿都改不了这个德行。

黄少天开始思考,那个叫命运的东西有没有可能真的存在着。

 

“你可帮了我大忙啦,我是一定得去当面见见他的。说起来如果把这次奇妙的旅程告诉他的话,说不定还能带去点儿创作灵感……”Tuesday临走的时候激动的握着黄少天的手,那种渐渐消失的诡异触感让黄少天的手背格外不舒服。

 

唔,作家?

黄少天在脑海里调出叶修在背后浓的无边无界的夜色衬托下,叼着烟敲打键盘,脚边堆着泡面盒子的图像,再替换了一下他盯着的电脑屏幕上闪动着的内容。

——那也够落魄的。

黄少天想到叶修从嘉世退役后的那段潦倒的生活,有点后悔没告诉Tuesday去找人的时候最好带上点胃药。

 

(3)

 

 “原来是这么回事。”Wednesday若有所思,倒没有十分惊讶。

黄少天有点好奇,自己当初可是被Monday带来的巨大信息量折腾到大脑快要当机,眼前这位怎么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消化了这个事实。

“真不是一般人啊。”

咳,即使是恭维自己,感觉也说不出的怪异。

“按你们的说法我大概得有几千岁,什么没见识过啊,早就过了大惊小怪的时候了。”

…… 

“你看出来了?我不是人类嘛。……哦对,忘了自我介绍了,妖刀黄少天。”

 

黄少天脚下一滑险些栽倒。

Wednesday出现的时候黄少天并没察觉到异样,直到他端着煮好的粥从厨房出来,才发现客厅的地毯上坐着个人盘腿闭目,吓得他险些直接将粥碗扣上去。

后来靠近了才看清,他怀里还抱着一把入鞘的剑。


“你的意思是,你就是这把剑?”

他试探性的问了问,毕竟Wednesday怀中的剑外形和夜雨声烦使的那把冰雨太过相似。

“你猜的一点没错。”

 好家伙,这回来的可是个上古时期的妖物。

黄少天瞬间觉得压力有点大。

“那什么,Wednesday大神穿越辛苦了,要不要来碗粥?我猜味道应该还蛮合你胃口的……”

“你刚叫我什么?”眼前的人有些好奇地盯着他看。

黄少天想了想大概他们那个世界里还不存在英文这种东西,于是赶紧改口。

“没啥没啥,话说那我叫你妖刀你不介意吧?”

“当然,反正黄少天这个名字也没什么人知道。不过最近听叶修那家伙叫少天叫习惯了,你喊我妖刀还真有点不适应。”

 

黄少天心很累。

于是他在脑子里冲着叶修的影子喊了好几遍how old are you作为发泄。

 

“那你俩现在是什么关系?”

可千万别给我搞一出什么人妖之恋了我求求你照顾一下我心脏。

“嗯,大概他是我的饲主吧。”他脑后长长的马尾随着语音轻微地一晃一晃。

 

咣当。

这回是真的摔倒了。

黄少天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把脚下的沙发垫子踢到角落一边到底还是没憋住:“我靠亏我刚还觉得你很酷来着!饲主算怎么回事儿啊?”

妖刀挑了挑眉,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半靠在沙发上。

“呃,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这么形容这种相互利用的关系,当然,是我利用他的成分比较多。”

这种说法听起来顺耳多了。

黄少天在心里给他点了个赞。

“不过目前我的身体尚且虚弱,所以暂时还得靠他一路照顾着。”

黄少天默不作声的又把那个赞收了回来。

 

“也就是说,你们之间并不是那个正式的什么……血契关系,是吧?”黄少天搜肠刮肚拼命寻找合适的字眼。

“哈?当然不是。”妖刀不屑的笑了一声,“我们能够遇到完全是个巧合。”

“那等你到了蓝雨之后要怎么办?毕竟你们搭了一路的伴,他还知道了你那么多秘密,你就这么放他走?”

“是哦,那我大概会杀掉他吧?”妖刀轻松的口气让黄少天觉得,他所谓的“杀掉”和“你好”好像是差不多的意思。

“开个玩笑。”他看着黄少天回过神后惊愕的样子又诚恳地补充道,“其实吧我还没想好,先这么相处着呗。这人身上有好多故事,蛮有趣的,我还想多看看。”

黄少天暗暗出了口气。

然后他就开始因为自己居然为另一个世界里的叶修如此担忧而陷入一种微妙的自我厌弃中。

妖刀气定神闲,继续闭目养神。

 

(4)

 

Thursday的到来伴随着第四天从早到晚淅淅沥沥的小雨,和他冲天的怨气。

这让他的话唠程度比之前任何一个都要严重十倍。

 

“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这次的案子对方代理人又是他,我得赶紧回去尽可能多地做准备……离开庭剩下的日子真不多了,为什么要让我在这里浪费时间!该死!”

 “经常代理我们当事人的对手也就罢了,他妹的叶修还总来抢我们案源;抢案源也就罢了,还时时刻刻惦记着挖墙脚!都不知道骚扰我们所宋晓多少次了!”

黄少天顿时对Thursday充满共情心,看来无论在哪个世界,摊上叶修这么个竞争对手,还是长期,确实是件很棘手的事。

“不过其实你挺佩服他的吧。”

“是啊。”没想到对方尽管依旧一脸怒气,回答的倒十分干脆。

“其实他也是很拼的了。之前呆的是个挺有名的大所,结果让内部人自己勾心斗角给搞散了。他也不知道从哪儿又拉了一批人,这回干脆自己挂上了牌,你别说,他们所能发展的这么好,简直打了同行们一个措手不及。”

——不,其实你肯定一早就想到了,黄少天暗暗腹诽。

他没去戳穿对方,大概因为这句话的杀伤力对自己也是同样的大。

 

至于Friday,黄少天表示看到他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自己戴上眼镜的样子简直像是换了个人。

“物理学门下走狗。”Friday提到自己的职业时激动地挥舞着手臂,“我要把一生都奉献给实验室!”

“你说叶修?我俩老搭档啊。”

黄少天想象了一下叶修夹着一摞实验报告,颐指气使手下的博士生给自己各种帮忙的样子,套了套之前听说的他在第十区周旋于各大工会间“坑蒙拐骗”的种种“劣迹”,竟然没有觉得太违和。

“即使一个实验可能反反复复都做不出想要的结果。但这是我热爱毕生的事业,身边还有默契非常的搭档,我觉得挺开心的。”

“……怪不得都说实验男注孤生,你完全没留出时间给别的事吧!”

“我是不太擅长和女孩子打交道。”Friday老老实实地承认,“我总觉得她们还不如我的仪器和叶修懂我。”

好吧你完了。

黄少天努力压下同情的表情,矜持而收敛的拍了拍Friday的肩。

 

Friday消失的那天晚上,黄少天一边无聊的摁着电视遥控一边想,这两天的穿越者虽然有巨大的职业差异,但好歹还算和自己在同一个世界观之下,还挺让人舒心的。

结果黄少天隔天就后悔了自己不该这么早的轻易下结论。

 

眼前的人看上去是个中规中矩的上班族,西装笔挺有模有样。

但他除了刚见面时寒暄时打的招呼之外,后面的话语怎么听怎么透着诡异莫名的味道。

“等一下。”黄少天有点懵,他伸手阻止了正在滔滔不绝介绍自己的Saturday,“你刚说的那个alpha……是什么意思?”

 

Saturday兴致勃勃的解释越进行,黄少天越觉得,自己在这短短几天内经历了心灵崩塌之后的三观重建,又正在被摧毁的渣都不剩。

 “啊对了,如上所述我是个alpha。”Saturday用最开始的自我介绍作为了他洋洋洒洒长篇大论的总结。他倒是真的出于好心,觉得也许在自己解释完毕后,这个消息能对面前这个一脸崩溃的“自己”起到一点安慰作用。

 

哦,还好是个alpha。

……还好个屁啊!黄少天简直欲哭无泪,这种东西简直分分钟都在挑战认知底线好吗!何况作为一个处男,他实在无法在对方大谈特谈“标记”“信息素”“生殖腔”等不亚于爆炸的字眼时保持住平和的心态。

他怀着绝望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你的伴侣是不是叫叶修?”

“对啊你怎么知道?”

……

好好好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等等。

黄少天在彻底陷入自暴自弃状态前终于想起来哪里有点不对劲。

“我记得你刚才说叶修也是个alpha?”

Saturday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那你们俩……怎么……那什么……啊?”纠结半晌,好奇心还是战胜了羞耻心。不过对黄少天来讲这始终是一个颠覆三观的事情,所以疑问完全是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憋出来的,连带着表情还有点僵硬。

 “你学得挺快嘛。嗯,是有点痛苦。”Saturday倒是一脸坦然,用着仿佛在谈论天气一样的口气,“不过也不是完全不行。没办法,彼此都容忍退让一下呗。”

黄少天觉得此刻胸中纵有千言万语,也只能化为一个饱含感情抑扬顿挫的“哦”。

 

按照Saturday的说法,alpha和alpha之间的交往总是伴随着重重困难。要压抑争斗的本能,学会相对的服从,习惯情事时和欲念持平的痛感,以及永远怀着无法拥有子嗣的遗憾。

“我觉得挺好的。”Saturday端着碗筷走进厨房,“虽然alpha和alpha之间总有数不清的问题,不过叶修和黄少天之间从来没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

Saturday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朝向窗外。黄少天住的小区楼下不远处有一个小广场,时值傍晚,总能看到三两成群的人在那里散步纳凉,如果打开窗户,还能听到隐隐的嬉闹声。

是一片人间烟火的好光景。

而黄少天从来未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也可以说出这样的话,一片温情的教人难免动心。

 

“这个世界的我也要加油啊。”Saturday狡黠的一笑,“早追早得,优秀的alpha总是很抢手的。”

他的话音和身影一起消失在窗边夕阳投射下的金色余辉中。

 

加你妹的油!世界观不同就别乱指点别人了好吗!

黄少天忍了又忍没有咆哮出声,只勉强送上一个嫌弃的挥手作为道别。

 

(5)

 

经历了Saturday对自己的三观带来的又一次不亚于10地震级别的洗礼后,黄少天觉得,这次就算来个如假包换的妹子,他都能镇定自若到连眼皮不带眨一下。

如果是个妹子的话……

人类的好奇心真的是与生俱来又无法克制。黄少天双手叠在脑后,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开始想象。

自顾自的在脑内玩了一会对“黄♀少天”的形象设计之后,黄少天的思维却不知怎么拐了个弯儿。

……如果是个妹子的话,大概能跟叶修无所顾忌的在一起吧。

黄少天叹了口气,自己这是真被洗脑了。

不过好歹也要感谢他们让自己终于可以正视,心里一直存在的那种异样的感觉,不是别的,就是喜欢,纯粹到掺杂不进第三个字。

 

黄少天这晚睡得不太好,做了个乱七八糟的梦。他正在梦里和一堆黄少天还有叶修纠缠不清的时候,客厅里传来一声响动,声音不算太大,但也足以让他瞬间醒过来。

黄少天揉了下眼睛,屋外天色已经大亮,他迅速的思考了一下,随即认命般的从床上爬起来套好T恤和短裤,赤脚走到厨房去泡了两杯胖大海。再回到客厅时不管不顾地把杯子朝来人手里一塞,自己端着另一个盘腿坐下。

“说吧,这次你又是从哪儿来的。”

 

战争,人类和地外生物,野蛮的侵入和文明的反击。

每一个字眼都听的黄少天一愣一愣。

 

Sunday对黄少天给自己乱起了新名字的行为没生出任何异议,只在喝水的间隙里顺道表示同意的点头。

挺会利用时间的。黄少天在心里生出一点敬佩。

毕竟是随时都要做好战斗准备的王牌飞行员,大概在难得会有的空闲时间里做尽量多的杂事对他而言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吧。

 

“Eternal”终于修好了。

这是Sunday带给他的信息。其实随着不速之客们在这个世界停留的时间越来越短,黄少天对这个结果已经模糊猜到了一点,这让他挺开心的,毕竟这一周的际遇再怎么神奇,也不能泯灭他对拥有正常秩序世界的热爱。

于是他麻利地动手拆开了桌上的纸盒。

“趁着你还在,生日快乐,呃,少天……自己叫出来总觉得很奇怪,总之还是很开心能见到你的!”

他和Sunday一起点上蜡烛又吹熄,后者有些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蛋糕。

“果然不管在哪儿芝士都是这么棒。物资紧缺了太久,这味道简直让人怀念。”

 

Sunday的身影开始如同之前的所有人一样开始变得透明。黄少天放下沾满芝士和奶油的刀叉,冲他挥了挥手。

“嘿,回去之后要过的开心啊。”

“还用你讲?”

他消失前的最后一个动作,是抬起自己几乎已经看不到的手指了指左胸。

 

黄少天知道那里挂着一枚已经有些磨损的勋章。那枚勋章是叶修亲手在一次表彰仪式上颁给他的。三个月之后,叶修和整个司令部在一次空袭中被击中,而那个世界里的黄少天当时还在南海上空执行战斗任务。

南海交锋短暂结束的间隙他请了假,拎着一瓶酒回到司令部旧址,在破碎的瓦片和砖石上独自坐了半晌。

“那一片整个炸成了深坑,连个尸首都找不到。”Sunday讲到这里的时候平静地摊开手,“欠的酒都不知道该倒在哪儿,最后只好我一个人都喝了,也不算浪费。”

黄少天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低下头戳了戳盘子里的蛋糕。死亡是过于遥远和残酷的字眼,他尚还没有评论的资格。

反而是Sunday看着他默不作声的样子,靠过来安慰他。

“其实我也没有特别难过啦。你看,这场战争还不知道要打多久,死亡随时都在身边发生——这对我们来讲实在是太过寻常的事,没什么不可接受的。”

“不过我一直相信人死后一定还另有一个世界,就像我会来到这个空间,还遇到了另一个我一样。托Eternal的福,我现在更加坚信这一点了,想想还蛮开心的。”

 

也许是因为他们是某种意义上的“同一”,黄少天微妙的觉得自己能感受到那份交织了沉重的死和希望的生、无所畏惧又缱绻温柔的,眷恋。

 

“虽然说随意干涉别人的事情不太好,不过你好像也不能算别人……”Sunday斟酌了半天,犹犹豫豫的开口,“还是希望这个世界里,你跟他能……”

Sunday最终没能说完这句话,他微微低头,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算啦,还是靠你自己决定吧。”

 

Sunday走后,黄少天干脆枕着手臂仰躺在地上。瓷质的地板有一点凉。

刚好,他想,现在正需要冷静。

一周的时间不长不短,对黄少天而言却好似经历了一场波澜壮阔的旅程。他轻阖着眼,仿佛置身于温暖而无边无际的洪流中,随着波浪升起的一幕幕画面在眼前翻转。

葱郁的花园里一群半透明的精灵叽叽喳喳的锄草浇水,隔壁的窗户边时不时飘出一缕轻柔的烟雾;

华丽的舞台上一幕幕起承转合恰好好处,谢幕时观众掌声雷动,主演冲着台下的角落里带着鸭舌帽的人飞快做了个口型;

月光下的武人磕掉手中烟斗的余烬,身旁的锐刃朝身后密林中窸窸窣窣的响动闪出凛然的寒光;

法槌落下的瞬间双方代理人似乎都松了口气,看向对方的眼神一如既往地挑衅,又忍不住掺杂了点敬意;

实验的关键点终于阶段性攻克,长时间不眠不休的两人撑不住趴在试验台上小憩时,眼镜框不小心碰在一起,引出满含疲倦又克制不住的笑声;

西装和衬衣整齐的挂在一起,领带是相配的红蓝两色,用来抑制因为信息素混合成过于苦涩味道的清新剂堆在储物柜的最深处,早已过期;

胸口处的勋章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在万米高空之上微微颤动;

……

还有许许多多个尚未到达的地方,都是黄少天未曾想过的风景。

但无论那些时空是交错还是平行,总有永恒不变的东西。

叶修和黄少天。

不论显赫还是落魄,不论是静候相逢的途中还是阴阳际遇的当下,不论是旗鼓相当的对手,还是多年相知的旧友,即使是死亡,也无法让这两个名字分离。如高悬夜空的北极星,在近乎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执着地坚守,那一点银色坚定又温柔。

 

黄少天睁开眼睛坐起来,眼神带着点亮光。

如果有命运的话,他想,那一定就是这幅模样。

 

(6)

 

门铃响了。

黄少天端着还没吃完的蛋糕拧开把手。

“哎,你都不惊讶一下吗?”

门外的叶修拿着包起来的礼物盒,显然是想来个类似于惊喜之类的玩意,结果黄少天淡定无比的状态显然完全没有配合的意思,只是一边吃蛋糕一边闪身让开了门口的位置。

“我现在心理素质已经超神了,区区一个你怎么可能吓到我。”

说话声音含含混混,还夹杂着一股芝士的香甜。

叶修忍不住微微翘起嘴角。

 

“你家有客人?”叶修一进客厅就看到散乱的桌面上还遗留着一副用过的刀叉。

“没,不过这事说来可就话长了。”黄少天一本正经的坐下,拍了拍身旁空着的位置,活脱脱一副要从宇宙开天辟地说起的架势。

叶修突然觉得,自己现在跑大概还来得及。

不过一秒钟后他还是放弃抵抗般地坐下来,顺手捞起另一块蛋糕。

 

黄少天讲着讲着,语调不自然的变慢了。

他发现自己迫不及待想要分享的故事里,无论如何都绕不开一个名为“叶修”的重要角色,可他还没想好一个恰当的过渡段。

……好吧。管他什么时机不时机,心态不心态。黄少天心一横,干脆豁出去好了。

于是他一仰头,一副英勇就义状正欲开口,却被叶修抢先一步。

“其实我也遇到了。”

“哈?”

黄少天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脖子扭到的“嘎吱”声。

 

叶修带来的故事则简单的多——是他自己提前做好的概括。大意就是某天他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启发,发现黄少天是他命里无法绕开的结,就干脆跑过来找他,想要问他愿不愿意跟自己在一起。

“大概是被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点透了吧,一个冲动就跑了过来。但是刚才门一打开看到你的时候,少天,我觉得我来对了。”

叶修一边帮他揉着脖颈一边说。

 

虽然是句不算太直白的话,但黄少天不用抬头都知道,自己和叶修一定都不争气的有些脸红。

 

“你也一天一换的连续见了一周的自己?”

他强装镇定地岔开话题。

“一周?七个?……卧槽少天你这什么人品?哥统共才见着俩。”

“是吗?那你就羡慕嫉妒恨去吧哈哈哈!”

 

他没去问叶修遇到的是哪个空间里的自己,而他们在那个空间又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

就像自己也愿意替遇到的,和未曾遇到过的无数个黄少天,保守这些不算秘密的秘密一样。

 

“老叶,你说要是没有这档子事,咱俩现在还会成么?”

“会。可能不是今天,但肯定会。”

 

黄少天觉得此时此刻这样郑重其事的叶修又顺眼又好看,于是他满足的笑起来,笑得露牙眯眼,笑得坦荡舒心。

笑进叶修心里面,开成不败的花。

叶修朝黄少天伸出手,像是穿越了时光银流和浩淼星空之间长长短短的距离。

他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

而黄少天掰过叶修的脸吻了他。

 

屋外阳光明媚,云淡天高,蝉鸣聒噪,风过树梢,一切都正合适,特别好。

 

FIN

 



喜欢反反复复写告白大概是因为总觉得这是一段感情中最美好的时刻吧。


评论(102)
热度(1281)

© 岁云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