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云暮

叶粉,黄苏,喜欢大眼儿,喜欢方锐。
七期 in my heart≈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叶攻>黄攻>其他,本命叶黄,非常杂食。

朋友们,吃《黑帮盛世》的安利吗?

【黄刘】来追我呀

  • 没吃药的草稿流,副CP昊翔,不过重点是为了展现一下七期男孩子们之间伟大的友谊(?)

  • 总之提前先祝黄少生快!别哥儿别哭(……)

 

(1)

 

“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领先的正是1号跑道上的刘小别同学!啊说起来刘小别这个名字真是很特别也很好记。现在他正在保持匀速,很好,这正是一个长跑运动员需要的素质……”

跑道上刘小别气喘吁吁的,一心想要快点跑完好去弄死这个聒噪的解说。

 

这里是一年一度的新生运动会,也是各院给校运会选拔新生力量的重要参考。

刘小别代表他们班报名了男子3000米长跑。

长跑一直都是他的强项,从小到大他代表班级在这个项目上拿到过的荣誉数不胜数。他自己也很喜欢跑步,上大学后自然就想延续一贯的传统。

 

但是怎么说,这所大学的硬件条件比起刘小别之前的省重点高中,稍微差了那么一点。

这一点具体体现在,广播的质量有点不行,说话很容易带上杂音。

迎检差也就也罢了,关键是软件还很要命。

主席台上负责通报和念稿的人,好死不死偏偏是个话唠。

——简直是双重伤害。

 

好吵啊。

刘小别烦透了,他努力地将精力集中在赛道上。耳边的风轻柔刮过,最后一圈,他已经遥遥看到了拉起的红线。

结果广播又响了。

嗡嗡嗡,嗡嗡嗡。

刘小别烦躁的简直想朝主席台扔矿泉水瓶子。

还好在他就要忍不住的时候,胸口先一步及时触到了那条细细的线。

看台上瞬间爆发了欢呼声和口哨声,总算把解说的声音压了下去。

 

(2)

 

“我靠那个叨逼叨解说……”比赛结束后的刘小别一边在跑道边的林荫下喘着气,还不忘在电话里朝室友控诉。

 “你嫌我啰嗦啊?”那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突兀地响起,吓得刘小别手一软,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背后说人坏话被发现总归是有点尴尬,刘小别一边嗯嗯啊啊的敷衍着一边快速挂断电话,摸了摸鼻子,眼光四下乱瞟。

对方好像并不怎么介意一样开始和他闲聊。

“师弟你别紧张呀,我叫黄少天,师弟你哪个院的?看着瘦瘦的,还挺有耐力的哈。”

又来了

刘小别正思考如何脱身,远远地就听到孙翔呼唤的声音,赶紧运足力气回了一嗓子,然后撑着树咳了半天。

于是孙翔他们仨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黄少天扶着刘小别,安抚地拍着他的背,一边叮嘱他赛后注意事项的和谐友爱画面。

他们顿时对这位“看着有点面熟”的师兄好感倍增。

 

刘小别当晚接到了一条热情洋溢的短信,邀请他正式加入院长跑队伍。洋洋洒洒一大篇下拉完后,刘小别正在高兴,就看到了末尾署名。

黄少天。

……

黄少天?!

 

他知道按照黄少天那天赛后充满专业的叮嘱,应该也是练过长跑的人。但他没想到的是黄少天居然是院长跑队的队长。

因为黄少天他们带着院队下寝室宣传的那晚,刘小别出去参加老乡会了,寝室的其他人只在黄少天水漫金山一般的话语中潦草的记下了有个很能讲的师兄。那几天下寝室宣传的社团实在太多,招新广告每个人都攒了厚厚一沓,一堆师兄师姐都是那么热情洋溢,哪能分得十分清楚。

刘小别更是因为缺席而对黄少天其人完全没有概念。

 

……不过话说回来他确实适合练长跑,不然都可惜那个滔滔不绝的肺活量。

刘小别握着手机胡思乱想。

自己这下可是还没正式加入,就把队长得罪惨了,要是真加入了,万一这个黄少天给自己小鞋穿怎么办。

刘小别内心顿时充满悲伤,他是真的热爱长跑事业的。

 

(3)

 

第二天中午的吃饭时间,刘小别和邹远站在食堂门口等唐昊和孙翔。他俩开学的时候被辅导员以抓壮丁的形式任命为班长和团支书,此刻正在办公室里硬着头皮开会。

刘小别无聊的围着食堂门口左转右转,突然看到张贴在宣传栏里一张旧榜单,大概是因为位置偏僻,鲜少有人清理。

上面记载的是去年校运会的成绩记录。其中男子3000米长跑项列在榜首的,正是黄少天大一时创下的校级记录,后面还贴心的加上了附注:两年间没人能破。

 

刘小别有个小习惯,看东西喜欢低声念出来。

于是此时此刻他的自言自语翻来覆去的就是黄少天黄少天,还是黄少天。

一旁的邹远被他念叨的头疼,干脆摸出手机开始打游戏。

 

刘小别反复看着鲜红的记录,他改变了主意,掏出手机回复了黄少天的短信。

“我一定会追上你的。”回完短信的刘小别站在纪录榜前,用一句豪言壮语作为结束。

刚结束一局连连看的邹远一退出游戏就听见这句话,他有些不可置信,还用力掏了掏耳朵才小心翼翼地问。

“你是在说黄少天吗?”

“嗯。”

刘小别坚定的神情让邹远一下子被感动了。

难怪一副纠结又伤感的样子一直念叨人家的名字,原来是感情问题啊。不过也难怪,看黄少天师兄那天对他的表现,看起确实是容易一见钟情的靠谱。

邹远压下最初的震惊,拍了拍刘小别的肩膀。

“这个任务……好艰巨,小别你……加油。”

 

“啥?刘小别要追黄少天?”唐昊一脸疑惑的擦着头发,对面的孙翔使劲儿点点头,还生怕唐昊不信似的补充,“小远亲耳听到的,他说小别的表情可坚定了,看来是要搞真的。”

唐昊还是半信半疑的样子,不过等他挂好湿漉漉的毛巾转过身来,听到孙翔说刘小别已经开始去操场训练后就换了副严肃表情,跟代表他们班在团委开会时一模一样。

“既然是小别的决定,那作为一寝室的兄弟怎么说也要出分力。”

 

(4)

 

【邹远邀请您加入群“帮小别追黄少天特别行动小组”】

唐昊:群名太长了,谁起的?

邹远:我!不觉得很好的体现了本群主旨吗?

孙翔:小别睡了没?

唐昊:我看看……

唐昊:睡了,训练好像挺累。

孙翔:那我们可以愉快的开始谈正事了。

邹远:可是,我们,好像,没人谈过恋爱吧?

唐昊:好像是的……

邹远:唉。

孙翔:丧气什么,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

邹远:……

唐昊:有点道理,我们好歹有三个人呢,想一想总能想出点什么。

孙翔:不是说什么要想抓住他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之类的。

邹远:小别不会做饭的吧。

唐昊:我会啊。

孙翔:!!!

邹远:!!!

唐昊:这怎么了很奇怪吗!

邹远:没没没。

孙翔:呃,跟你的外表看起来有点不符……

唐昊:我爸妈经常不在家,自学成才。[酷]

邹远:所以唐昊你的意思是你帮小别做好,然后让他带去?

唐昊:聪明。

孙翔:可是我们寝室没有厨房啊。

邹远:这倒没问题,我有老乡师兄在外面住,他那儿有灶能开火。

唐昊:好嘞,就这么说定了。

【孙翔将群名改为“planA特别行动小组”】

 

“你们这是干嘛?”过了几天的一个下午,刘小别刚换好跑鞋,就看到三个室友先后从门外涌进来,不由分说就给自己手上塞了两个饭盒。

 “帮你和你们黄队搞好关系啊。”唐昊郑重地拍了拍他肩膀,“这是兄弟们帮你的,不用客气。”

刘小别觉得似乎有点道理,忍不住感激地看着他们三个,正想说点什么就被孙翔大手一挥制止了。

“什么都不用说了,早点追上,祝你成功!”他眼睛亮亮的看着刘小别。

刘小别觉得自己手中的饭盒似乎散发出了某种神圣的光芒。

 

至于饭盒里面装的是什么,刘小别没细看,一是因为训练时间马上要到了来不及,一是因为孙翔告诉他唐昊的手艺真心不赖,而且这样还可以给对方一个惊喜。

于是他也没多想。

但是。

唐昊是K市人,嗜辣如命。

黄少天是G市人,从不吃辣。

 

“唐昊你没打听清楚就上也太冒失了。”在刘小别垂头丧气阴云笼罩的背景下,孙翔对室友进行了严肃的点名批评。

“他普通话那么标准我哪知道是G市的啊!”唐昊也很郁闷,“再说了,谁说是G市就一定不能吃辣,二翔你一H市的不也吃的好好的?”

孙翔耸耸肩:“我是特殊体质。不过唐昊你做的饭真挺好吃的,有空多做几次呗?”

唐昊不情不愿的回了一句“再说”。

 

(5)

 

【邹远修改群名为“planB特别行动小组”】

唐昊:这个planB真的有吗?

孙翔:现想一个呗。

邹远:我觉得,应该尽量创造让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

唐昊:他们每天训练都是一大帮子人一起,怎么单独?

孙翔:有点难……

邹远:具体怎么弄我也不知道……

唐昊:我有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背着小别偷偷摸摸的商量?

邹远:……是哦

孙翔:哎呀,你们不知道刘小别,他脸皮可薄了,还特别傲娇,你跟他说了他肯定不配合。

唐昊:你怎么知道的?

孙翔:这你就别管了~

唐昊:不行,说。

邹远:……

邹远:哎哎,还商量吗?

邹远:你俩床上都亮着呢!别装睡呀!

 

关于如何追黄少天的问题还没想出眉目,就到了这学期的期中。

他们的日子都不太好过,大学的期中考试什么样子完全不知道,只好每天奔波在图书馆和宿舍之间,逮着书就看。

刘小别在训练时开始有些心不在焉,黄少天详细询问了原因之后,很热心的贡献出了自己曾经做过的笔记,和收集的各个老师提供资料的汇总。

还别说,效果真的不错。

301寝室四个人期中考试都是高分通过。

于是他们商量着干脆请黄少天吃顿饭,以示感谢。

 

【唐昊修改群名为“誓要追到黄少天”】

唐昊:趁小别在联系黄少天,赶紧商量一下能不能利用住这个机会。

邹远:把黄少天师兄灌醉?

孙翔:然后把他丢给小别?

唐昊:可行吗?

邹远:我也想不出更好的了。

孙翔:我看行!

邹远:可我不会喝酒啊。

孙翔:放心吧,唐昊可是千杯不倒!

邹远:……你怎么知道?

不过他想了想,没问出来。

 

那天晚上他们寝室果然请了黄少天出来吃饭,并且一直有意无意的在给他灌酒。

但是他们忘记了很关键的两个问题。

第一,他们没有提前告诉刘小别计划的内容,于是刘小别频频被黄少天借着相熟拉出来挡酒。

第二,酒量这回事,真的没有绝对之说。

直白一点大概就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结果最后邹远和孙翔不得不一人一个扛回寝室,累的话都说不出来。

 

(6)

 

转眼间距离校运会只剩下不到一个星期。

这天他们全院所有的运动队要开赛前动员大会。于是刘小别邀请自己的室友帮忙去拍点照片,作为全队的纪念。

孙翔因为是寝室里唯一有器材的人,被迫举了一下午的单反。

 

唐昊:孙翔你们那边忙完了没?

孙翔:我靠我胳膊都要抬不起来了,就完了就完了。

邹远:我看我们的计划也要完了……

唐昊:为啥?

邹远:你想啊,运动会一结束,他们就没什么见面的机会了,然后又是期末,期末完了还是寒假……

唐昊:停!

唐昊:我是真没招儿了啊。

邹远:我也是……

 

“哎孙翔你看啥呢,表情这么纠结?”刘小别照完相后抬头看到孙翔拿着手机皱眉头,好奇地凑上前来。

孙翔吓了一大跳,赶紧狂爆手速把群名从【誓要追到黄少天】改成了【恋爱攻略讨论组】

刘小别:……

刘小别突然对自己的室友充满同情。大学男生正是荷尔蒙旺盛旺盛的时期,只可惜一寝室都是从没谈过恋爱的单身汉,空余精力无处发泄,去玩玩恋爱游戏也是无伤大雅无所厚非无可指摘的。

同情之余对自己选择了在跑道上挥洒热血和青春这样健康向上的方式,又感到了一分自豪。

他绕过孙翔去喝水,决定再多加练一会儿。。

 

孙翔的胳膊很酸,他懒得打字,于是往跑道边的运动器材上一靠,直接开了语音。

只不过他嗓门有点大,加上刘小别心情被刚才的誓师大会搞得太过激动导致速度特别快,在他喝完水回来经过孙翔的时候,“刘小别”“黄少天”“追到手”“恋爱”几个字一股脑全钻进塔他耳朵里。

刘小别站在原地,觉得自己的脑子要爆炸了。

这帮哥儿们……开玩喜的吧?!

 

“孙翔!你瞎说什么呢!”刘小别怒捶了一把孙翔的肩膀,他觉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不是小别你那天看着榜单自己说的吗?一定要追上黄少天什么的……”孙翔毫不示弱的反驳,他觉得刘小别真是无理取闹,亏得剩下三个人这么为他操心劳力。

眼看着黄少天正朝这边走,刘小别赶紧把人拉到操场边的角落,用一种特别不可救药的眼神看着他。

“我说的追是追上黄少天保持的校记录啊?!孙翔你听话好歹也过过脑子……”

“我靠又不是我一个人误会了!”

刘小别用同样的眼神挨个朝赶上来的唐昊和邹远捅着刀。

“啊……”邹远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内心的负罪感越来越强,整个人都恨不得缩进角落里。

“行了小别。”唐昊被盯得不耐烦,断然出声,“你就直说吧,你对黄少天到底有没有那个意思?”

“我……”刘小别本想矢口否认,但话到嘴边又莫名地犹豫了。

他心里突然乱了一下。

 

唐昊抱着胳膊冷笑,正准备说话。

“哎,刚是不是有人说了你要追我啊?”黄少天的声音冷不丁在三人身后响起。

“师、师兄?”三个人都愣住了。

刘小别惊得冷汗都要下来了,他居然完全没察觉有人靠近!也不知道黄少天已经来了多久,又听去了多少。

“啊?不不不师兄你别误会,啊也不是,这其中是有个误会……”他一边看着笑嘻嘻的黄少天朝后退,一边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清楚。

“啊,是误会啊?”黄少天做出一副受打击的失望样,“如此伤害师兄感情,刘小别你该当何罪?”

刘小别凌乱了。

他哭丧着脸,心想自己短暂的运动生涯也许就要在此刻结束,右脚脚尖在塑胶跑道上蹭了半天才小声说:“造成这么大困扰真是抱歉……我退出好了。”

他心想男子汉大丈夫,走也要走的潇洒。

只可惜潇洒的转身都还没结束,就被抓住了胳膊。

“哎呀你真是经不起调戏,谁说我觉得困扰啦?”黄少天这下是真的憋不出笑出声来,“来来来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借一步详谈……”

刘小别本来就十分混乱的大脑被黄少天耀眼的笑容一晃,彻底晕了。

 

一直在旁边乐得被当空气的围观三人组此刻互相看了又看,在彼此的脸上看到了一模一样的

表情。

稍微翻译一下大概就是——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目前看来最初的目的应该是达成了至于那档子所谓的误会好像当事人已经完全不在乎了那干脆就让它随风而逝吧”

 

唐昊拽了拽身边的孙翔:“走吧。打扰别人恋爱是会被马踢的。”

孙翔一脸恋恋不舍。

“再看会儿。”

唐昊一副受不了的样子。

“我靠现在是人家两人的时间你有什么好看的。”

“没见过俩男的谈恋爱。”孙翔老老实实的回答。

唐昊翻了个白眼。

“没见过是吧,走,带你见个更好看的去。”

他自然而然就抓住了孙翔的手,在后者还没反应古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就把人拖走了。

 

“真是皆大欢喜呢。”

感慨完之后,寝室里目前唯一的单身,邹远,此刻终于感受到了来自全世界的恶意。

Fin

评论(21)
热度(151)

© 岁云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