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云暮

叶粉,黄苏,喜欢大眼儿,喜欢方锐。
七期 in my heart≈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叶攻>黄攻>其他,本命叶黄,非常杂食。

朋友们,吃《黑帮盛世》的安利吗?

【叶黄】点线面体

1.狮子座

 

大概是因为苏沐橙扔在沙发上的杂志里带了份副刊,这一期做的是狮子座的专题。

 

路过的包荣兴眼尖看到了大标题,还不等一旁的罗辑阻止他就扯着嗓子唱了出来。

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

叶修不太懂星座也不太懂音乐,但他非常懂自己再不阻止包子的鬼哭狼嚎大概今天早上兴欣整体战力保守估计会下降十个百分点。

 

老大,你那个狮子座的朋友呢,好久不见了!包子丝毫不介意被叶修打断,反而兴致勃勃的接上了话题。

狮子座的朋友?

哦,黄少天啊。

 

叶修问你是想找他PK?

包子充满期待地点点头。

叶修说行你等着,他下次来找我的时候,我喊你,顺便让你试试散人号。

包子欢呼着拉着罗辑走了。

 

黄少天的生日在八月,但具体是哪一天叶修就不记得了。

他之所以还能记得月份,是因为那年八月,他闲得无聊就带着苏沐橙去G市玩,找魏琛串门的时候看到了个金灿灿的少年。

——黄少天那个时候正值青春期,略带叛逆的染了发,而且是那种不需要阳光也能亮闪闪的金黄。

魏琛在一边扬着下巴说这小子刚过完生日我就给拉来了。你等着吧,前途无可限量,以后说不定你也不是对手。

叶修只觉得看到他的时候四周的温度像是骤然上升了三度。

而黄少天尚未形成风格但杀伤力已经凸显的喋喋不休开始之后,他觉得至少得是五度。

 

其实你染一头黄毛的样子还真挺像狮子的。

黑历史求不提!

已经恢复自然发色很多年的黄少天暗暗咬牙切齿,恨不得有特异功能将叶修脑中那段记忆抹个干净。而每每这个时候他又会稍微庆幸一下幸好进队之后就立刻染回来了,没留下什么图像信息作为中二少年的把柄。

荣耀世界里没有人介意你在发色上玩个性。叶修在心里说,我们根本不在乎这个。

不过他也乐得拿这事作为撩拨黄少天的手段之一。毕竟是个现成的梗,而对方的反应也给足了分量。

 

魏琛对自家早已成长的爱徒还是一副表面嫌弃内里护短的样子,他对叶修说你懂什么,我还觉得那黄毛挺好的呢,跟个小太阳一样,熠熠生辉。

叶修乐了,哟老魏,你还学会用成语了?

 

但他回想起初次见到时的那番场景时,还是在心里给魏琛的形容从各种意义上点了个赞。

 

2.机会主义剑客

 

夜雨声烦封神是迟早的事,叶修从没怀疑过这一点。

因为黄少天从来都是个有点可怕的对手,即使他是个最不像剑客的剑客。

 

我觉得你更像个刺客。

三零一的杨聪在一次交手之后诚恳评价了这个年轻的后辈。

黄少天只是笑嘻嘻的握着手说没办法啊前辈我还是喜欢剑客多一些,我觉得剑客比较帅。

一排纯良的小白牙让杨聪不知感叹个什么好。

 

一叶之秋则不太在意对手到底是强攻的刺客还是潜伏的剑客,他要做的就是找到对手,然后狠狠地贯穿他们的胸口。

夜雨声烦也是。

一叶之秋手中的却邪和夜雨声烦的冰雨撞击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嗅到的是同类的气息。

——那是一种又危险、又充满了吸引力的强者气息,以战斗的名义。

 

所以和黄少天的战斗过程永远不会无聊。取胜的方法有一千种,神出鬼没的对手更难应付。

 

叶修叼着烟敲下一行字,跟我打的时候就不用说垃圾话了吧,你明知道我又不会看,省点力。

这是个人风格!风格懂吗?不是每个对手都和你一样厚脸皮又没下限不会被影响的!夜雨声烦悄无声息地猫在地图上某个角落,只是在公共频道里刷满了存在感,垃圾话战术毫不掩饰。

你的风格?你的风格不是钻空子吗?叶修顺着话头随手开了个嘲讽,却和一叶之秋提着战矛小心翼翼迂回的姿态对比鲜明。

黄少天没有搭话。

叶修的注意力更加集中,要对付安静下来的黄少天必须得打足十二万分的精力。妖刀的称号被掩盖在“那个话唠”——后来变成“那个话唠剑圣”——的标签下,并不常被提起,但并不代表会被忘记。

 

等待的过程其实充满了愉悦。因为我知道我肯定能找到反击的机会,在此之前只要耐心观察,加上时不时诱导一下就行,反正正面强攻夜雨声烦也不怕。

黄少天曾经这样跟叶修说过。

因为是夏休期,所以跟着家里亲戚来H市旅游的他正“钻空子”跑来坐在嘉世的沙发上,一脸坦然的嗑着瓜子。

——这幅形象真是要给台词的帅气程度打个不大不小的折扣。

人又不是机器,总会犯点这样那样的错误,错误累积的多了量变总会质变。何况我们蓝雨特别擅长制造让你们犯错的机会。哎说到这个,……

 

3话唠

 

第六赛季总决赛结束后的第二个晚上,叶修刚一登上QQ就看到群消息提示闪个不停,叮叮当当的提示音在耳机里应和般此起彼伏着。

原来是蓝雨的一帮人为了庆祝夺冠去了海边玩烧烤,此刻正在群里用美食和美景的照片报复社会,引来了大批选手饱含悲愤的控诉和反击。

 

本来拿个冠军就够刺激人的。

 

看到他们烧烤桌子边上摆着的空酒瓶,群里就酒量话题又展开了新一轮的讨论。

你问黄少的量啊,郑轩一边咬着烤肉一边打字的时候顺便发了张图片,三杯顶天了。

等图刷开大家才看到是黄少天一个人蹲在海边礁岩上的背影,看起来像是正因为面对大海没有春暖花开而忧郁着。郑轩解释说黄少喝完第三杯啤酒就成这样了,反正那个位置不会有掉下去的危险,正好可以让大家的耳根清净点,抢剩下的海鲜时也能少掉一个主要竞争对手。

蓝雨的队内氛围真……真好。有人意味不明的感叹。

喻文州发了个微笑说谢谢夸奖,一向就是这么和谐友爱的。

 

傍晚的海边光线已经足够昏暗,照片的角度又是背影,大家刷过了图片也没看出来黄少天正在打电话,当事人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在群里又被队友如此这般卖了一番。

他本是觉得自己喝的有点多,就一个人蹲去海边吹风想醒个酒顺便拍点照片假装一次文艺青年,结果手底下不受控制打了个滑,正迷迷糊糊的想选手禁酒还是有点道理的,触屏手机就反应灵敏的给苏沐橙把电话拨了出去。

直到那边传来“喂”,黄少天才清醒了一下。

还没等他舌头转回正确的位置解释清楚,苏沐橙就笑了,说你找叶秋啊,他在办公室呢。

 

黄少天愣愣的顺着话头说了个好。

等到电话再次拨出去的时候他又一个激灵,琢磨着这事哪里不对劲。

结果叶修迅速又自然的接起电话,一个懒洋洋的“喂”就让黄少天一下子忘了自己正在想什么,盘个腿坐下就开始互相扔嘴炮,除了眼前没有夜雨声烦和一叶之秋的身影之外一切都好。

 

黄少天之前将自己在沙滩上写的“蓝雨冠军”四个字拍了照发微博,引来了一圈儿职业选手的转发,主要是调侃了一下黄少天的高调和顺便送上庆贺,以彰显联盟选手相亲相爱的大好氛围和职业涵养。

叶修想起这茬,就顺口说那你替我也写个呗,写个嘉世牛逼。

黄少天说好。

 

叶修听着那头黄少天半天没有动静,忍不住问你真的在写啊?

黄少天绷不住了哈哈的笑,这个点海水早涨潮了哪来的沙滩!逗你呢,愚蠢!

要不说叶修心理素质好,被嘲讽了也依旧淡定的回嘴,我又没去过海边,我怎么知道。

 

关于海的事情叶修如果乐意也可以侃侃而谈一百条,毕竟他只是个宅男不是个文盲。但他确实没有亲自验证过将身体泡进冰凉的海水里和泳池的触感有什么不同。

也感觉不到此刻黄少天眼前微咸的海风刮起泛着白沫的浪,在暗下来的天色中由远及近一次次拍打岸堤究竟是什么样的光景。

 

黄少天说真没来过啊?那你听——

 

叶修握着听筒,那边一阵短暂的安静后,先是传来轻微的撞击声,然后是空旷的背景下大海起伏的呼吸,夹杂着电波特有的些微杂音,穿过山和海,城市与乡村,无数个匆匆的行人与休憩的倦鸟,到达接收的这一端,再传进叶修的耳廓。

 

直到黄少天按掉电话之前,他们都没有再说话。

 

4.G市

 

叶修有次忍不住问,难道G市人都是你这么喜欢食物的吗?

正在剥虾壳的黄少天手一顿,一脸认真的说,那是因为热爱生活。人类进化了几千几万年,饮食文化可是从头到尾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叶修趁机夹走了最后一个虾。

 

第十赛季兴欣夺冠的那晚,没去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叶修从场馆后门悄无声息的摸出去,结果刚走到街角就遇到了另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是我!黄少天的声音从兜帽和墨镜下传来,夏天就是麻烦,没了场馆的空调戴着帽子简直太热了。

就你一个?他们呢?

啧啧,老叶你的智商被手速挤掉了吗。黄少天最终还是扯下兜帽,脖颈附近支棱的发梢带着点汗滴。你看看场馆外面热情的围观群众,我们一群职业选手怎么能同时出现啊。大家都是分批分路回去的,我有点饿,想随便吃个夜宵谁知道你……哎,你怎么这时候就出来了?新闻发布会提前结束了?

叶修从容不迫的利用这段时间摘掉了墨镜,点好了烟,吸了一口才慢悠悠的回答。

我没参加,不想去。

黄少天面对这个过分实诚的回答一时间觉得有点槽多无口。他转了转眼珠,转而紧跨一步神秘兮兮地凑上前来。

老叶,说起来,其实你们能赢你是欠我个人情的知道吧?

叶修看着黄少天眉飞色舞的表情,觉得自己的逻辑能力此刻非常不够使。

哎,要不是因为我,联盟能修改规则禁了死人发言吗?要不是禁了这个,江波涛被你补刀的时候能不提醒吗?要不是他没提醒,周泽楷和孙翔能那么顺利就让你在6.5秒内干掉吗?所以,你看,一切都是因为我你们才顺利拿到了冠军。

号称“让联盟为之修改规则的男人”一脸理所应当的循循善诱着,说到冠军两个字的时候声音还格外加重。

哦~叶修表示懂了的声音也格外的意味深长,你的意思是军功章有你一半呗?

黄少天笑得眯起眼,我就是想让你请我吃顿饭。

你一堂堂剑圣,什么时候还偷点了胡搅蛮缠的技能点?叶修发出不屑的鼻音。

老叶,我特别想吃西湖醋鱼,想一晚上了。黄少天丝毫不被叶修的垃圾话动摇,站在他面前摆着纯良的表情,就差给眼睛加上一道kira的特效。

卖萌自重。再说这大晚上的,我上哪儿给你弄去。

卖你妹的萌!那就说定明天了,你好好休息呗,我明天下午过去兴欣那边找你。

黄少天冲叶修摆摆手,转身后左右看了看,戴上帽子三步并作两步小跑起来,背影迅速消失在夜幕之中。

 

第二天晚上他们坐在饭桌边上,叶修一边吃一边听着黄少天关于饮食文化的长篇大论,头一次觉得这声音还挺下饭。

他眼疾手快的从正在组织论述材料的黄少天手底下又抢走了一块鱼肉。

 

5.1400公里

 

无论多长的物理距离都有一百种方法可以作为从容应对的选择项,科技时代的益处。

 

叶修拗不过大伙,终于同意在回家之后买部手机,方便经常联系。

在回家途中花了不到半小时搞定这件事的叶修存了他唯一背熟的苏沐橙的手机号后,站在家门口跟她简短的通了个话。一是汇报一下自己平安到达,二是让她把自己的手机号告诉大家。

 

叶修的本意是让她顺道知会一下兴欣的各位,但苏沐橙显然比他想得深远的多,转头就大爆手速地把叶修的手机号码发在了选手群里。

附加一个微笑脸——冤有头债有主,要找叶修认准路。

 

于是等叶修终于酝酿好情绪伸手敲了门,熬过五味杂陈家长里短的叙旧,直到晚上逮到空闲才想起来需要培养一下自己使用手机的习惯时,发现收件箱已经被荣耀联盟集火的不要不要的。

“你好……周泽楷。”

“哈罗前辈,我是江波涛。”

“叶神终于肯来追赶时代潮流了啊。王杰希。”

“前辈,迟到的恭喜冠军。邱非。”

……

一路下拉,寻找署名保存,直到惯性的点到躺在最后的那条。

一点进去叶修就后悔了,满屏幕密密麻麻的小字不止,还夹杂着各种表情,敢情真是在把短消息当成QQ输入框在用。主旨思想从对叶修终于摆脱古董称号的恭喜到关于手机辐射谣言的小科普,结尾落点毫不意外。

——以后大伙找你终于不用麻烦人家苏妹子了!

叹号后面附带着一个大笑,一起朝着叶修张牙舞爪。

有没有署名很重要吗,这份架势比黄少天三个寻常不过的字好认太多了。

 

1400公里的距离变成手机屏幕上闪烁的消息也不过几秒几秒的时间,短信里每一个字都好像自动配上了黄少天清爽又利索的嗓音,噼里啪啦地正伏在耳边次第开。

当然,那些花样各异的表情也顺势落在了黄少天生动的眉眼之上,看起来般配又合适。

叶修看了看那一溜信息紧挨着的发送时间,由衷的生出对黄少天手速的感慨。

 

还P什么K啊,在家呢。

新手机发出的第一条信息开始了它奇妙的时空旅行。

 

6.七年

 

夜雨声烦请求加您为好友。

您同意了夜雨声烦的请求。

 

夜雨声烦:是一叶之秋本人吧,我没加错?

一叶之秋:是。是你啊。

夜雨声烦:有没有空啊来PK!小剑客求虐 #阴险

一叶之秋:你建房间呗。

一叶之秋:你从哪儿搞到我QQ号的?

夜雨声烦:魏老大给我的。

一叶之秋:所以你要加入蓝雨了?不考虑考虑来我们嘉世?

夜雨声烦:八九不离十。嘉世太远了再说你们队里那么多选手能给我腾出块好地方吗?行了行了我建好了,房号125密码同上,come你的on!

 

 

夜雨声烦:叶秋!H市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给介绍一下?

一叶之秋:你们已经到了?

一叶之秋:[图片][图片][图片]解释权归百度。

夜雨声烦:艾玛蜜汁火方龙井虾仁杭州小笼我认的对不对?

一叶之秋:停!

一叶之秋:黄少天,我看今年全明星赛你干脆去表演个报菜名得了,你报一个夜雨声烦端一盘,要不要现炒啊?

夜雨声烦:嘁,一看你就不会做饭,煎炸煮蒸卤煨烤懂不懂啊就知道炒。

一叶之秋:……我不会做饭怎么了。泡面技能lv10不服不客观。

一叶之秋:我去……刚经理说要找个人带你们转转,你们住哪?

夜雨声烦:XX路XX酒店。哎哟代表蓝雨全队热烈欢迎叶导百忙之中抽空前来指导工作!#鼓掌

一叶之秋:你代表蓝雨?喻文州同意了么?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叶秋你看到没有我也是有冠军的人了!站台上就一个字,爽! #酷

一叶之秋:哟,恭喜蓝雨。

夜雨声烦:这只是个开始,等着看我大蓝雨横扫联盟吧!

一叶之秋:来呗,三冠纪录求破。

夜雨声烦:……我靠!

夜雨声烦:那什么,我能问问嘉世到底怎么了,别误会啊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这赛季,你们打成这样不应该啊。

一叶之秋:……没什么,有的事确实说不清,就不用问了。

一叶之秋:哦,还有,祝贺啊,剑圣大大·。

 

 

一叶之秋:心塞。

夜雨声烦:你一来就发个心塞给我什么意思?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啊?

一叶之秋:学了个新词吐吐槽……其实看到你比较想塞的是耳朵。

夜雨声烦:…………………………

一叶之秋:竞技场来不来?错过这村没这店了啊。

夜雨声烦:行,房间你建。

 

 

夜雨声烦:老叶你真的退役了?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就凭你的状态再打五六年都没一点问题好吗!别告诉我是因为成绩不好你遭受打击心灰意冷啊?别嫌我说话难听你跟嘉世之间出什么问题了是不是?

夜雨声烦:老叶你在不在?

夜雨声烦:叶秋你真失踪了?闹哪样呢张佳乐退役了好歹都还有个手机号呢你这一跑真是彻底人间蒸发?你难道是在逃避问题吗这不像你啊?

夜雨声烦:叶秋?

 

 

君莫笑:来帮忙刷个副本呗剑圣大大,我知道你今晚有空的。

夜雨声烦:我去你谁?

君莫笑:……你从来不写备注的吗?联盟这么多人跟号换来换去你都能记得?

夜雨声烦:……叶秋???

君莫笑:不愧是妖刀,给你的直觉点个赞。

夜雨声烦:卧槽信息量有点大你先让我缓一下……刷副本是几个意思?老叶你这段时间玩失踪干什么呢?

君莫笑:说来话长。

君莫笑:总之现在是来求你帮忙了,埋骨之地球带啊剑圣大大!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你现在在哪?还在H市?

君莫笑:嗯,兴欣网吧。

夜雨声烦:地址发来我去换个衣服。

 

 

君莫笑:少天吸血光剑还我呗?

夜雨声烦:抠门死你啊!你怎么不先跟我PK十场呢?你敢吗敢吗敢吗?

君莫笑:没空,要升级。

夜雨声烦:这么着急升级你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君莫笑:打网游升级多正常,什么企图不企图的。

夜雨声烦:难道你真打算拿这个散人号重返联盟?玩的真够大的。不过你那武器确实稀罕,所以才能这么有信心吧?

君莫笑:等哥回来慢慢虐你吧,现在真没空。

夜雨声烦:我就知道谁放弃荣耀都不可能是你。所以来让我检验检验吧让我看看你手生了没,退步太厉害的话就不用回来了!

 

 

夜雨声烦:叶秋别装死了我知道你在来来来竞技场PK走起啊!

君莫笑:是叶修。

夜雨声烦:啥?

夜雨声烦:我靠你居然把隐身可见取消了!出来出来出来解释清楚叶修是什么啊?

 

 

夜雨声烦:挑战赛冠军恭喜!看来我们蓝雨今年又要多一个竞争对手了我的冰雨已经饥渴难耐了嘿!

君莫笑:谢了。#酷

君莫笑:说了要虐你就是要虐你,洗干净在常规赛等着。

夜雨声烦:呵呵来啊怕你不成?

 

 

君莫笑:打个招呼,我正式退役了哈。

夜雨声烦:又来?一个梗玩多了就没有意思了好不好?说是再玩十年你还真就玩满十年就结束?

夜雨声烦:我靠玩真的……

夜雨声烦:好吧希望你回家之后不用跪键盘,不过你家里估计很不想电脑这种东西出现了吧!看不出来嘛堂堂叶神曾经也是个叛逆少年这下黑历史也算扯平了!

夜雨声烦:叶修,我想跟你PK了。

 

叶修的QQ号有天被盗了,而且因为年代久远,几乎难以找回。

当他用新申请的QQ通过苏沐橙的担保被韩文清放进群后,群里已经讨论到他是不是下了什么糟糕的小电影,其中以黄少天为首的一帮人嘲得格外卖力。

这时也果断只有呵呵大法好

 

登上新QQ的时候是很久都没见过的初始蓝色皮肤,什么本地聊天记录和自定义表情之类的自然都没有了。叶修还是稍微有点心疼四处收集来的表情包的,里面有不少是三次元真人的颜艺福利,珍贵程度和关键时刻的杀伤力都非比寻常。

不过,他想了想,黄少天那里应该有全的,毕竟要做到时刻准备刷爆职业群,光靠加大加粗字体的冲击力肯定是不够。

 

至于聊天记录,叶修看着这个陌生的号码吸了口烟,从来不会翻看的东西丢了也没什么要紧。

过去的时间就是过去了,存在过三字足矣。

 

7.2048

 

世界联赛结束之后,叶修没跟队员们一起走,而是作为中国队的领队和体育总局的人一起留下来处理一些行政事宜。疲倦的选手们坐上回国的飞机之后,有些人才在半梦半醒间想起,都没有问过叶修接下来到底是什么打算。

所以当某天早晨陈果打着哈欠开了门,看到门口拎着行李叼着烟,一边嚷着飞机大清早着陆没睡好一边自然而然往门里走的男人时,惊讶地连怎么喊都忘记。

 

割舍不下呗。叶修轻描淡写的声音盖过屋内陆陆续续下楼的人的惊讶和欣喜,老板娘,这回我不当网管了,混个队管可以吗?

 

今天一早醒来,叶修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里搁着不痛不痒,他仔细思索未果之后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于是他心安理得的坐在电脑前,看到对面的苏沐橙盯着屏幕笑得挺开心。

休息期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放松方式,但叶修还是有点好奇,毕竟苏沐橙看韩剧的时候更多的是眼泪汪汪的求安慰。

 

他探过身子看了看,原来是在玩2048。

但又不全是。颜色各异的格子里,明显都是他不能更熟悉的夜雨声烦战斗身影的截图。最后合成的2048那一格是被各大报刊和网站曾经登载了好几天的夺冠那夜,黄少天站在荣耀两个大字下面亲吻奖杯的照片。

今天是黄少天生日,张佳乐给他做的,好玩吧。苏沐橙轻巧的说,你要不要啊,传你一份?

 

哦。叶修心想,原来是这件事。

 

2048的小游戏叶修玩的很顺溜,只是面对不大的格子里密密麻麻的图片并不比去看公共频道里黄少天本人的发言轻松多少。到最后合出2048的时候,叶修只觉得视网膜上似乎还残留着夜雨声烦化出的那七个剑影步,和眼前黄少天弯腰的形象微妙重叠。

他们本就是交织成一体的两面。夜雨声烦在赛场上投下的都是黄少天的影子;而已经不再是个少年的黄少天,当他站在那里的时候,眉眼间都是这些长久而浮沉的年月里,被夜雨声烦锻造出的冰雨一般锐利的光。

 

叶修按了按眼眶,觉得那些身影好像都这么沉甸甸的从眼睛上坠到了心里。

 

苏沐橙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叶修身后。

玩的开心哈?她指指叶修的电脑。

还好。叶修关了网页转过来,眼神无疑是在告诉苏沐橙,直接问,你哥我扛得住。

好久了我一直都在猜测。苏沐橙接受到这个信号之后,顿了一下,还是用了个稍微委婉些的说法。

你是不是对黄少天有什么想法?

唔。叶修含混不清的应了一声,好半天才说了句,这么明显啊?是有一点儿吧。

一点儿?

好吧。叶修耸耸肩,我可能喜欢上黄少天了,不止一点儿。

果然。苏沐橙却没有一丝放松的表情,你是认真地觉得这是……那种喜欢吗?

不知道。叶修出乎意料的回答很坦率也很不对题,我以前又没喜欢过男的,以后应该也不会。

但苏沐橙似乎已经听懂了。

叶修看着她担忧的样子,揉了揉她头发。

担心什么,我能处理好。

苏沐橙眨眨眼,噗嗤一声笑出来,我是在想,以后要怎么忍受可能越来越频繁的垃圾话。

叶修被她一逗也乐,八字还没一撇的事,你对我这么有信心?

你连这点自信都没有?苏沐橙反问。

呵呵。你可以考虑买个耳塞。

看在你这么诚恳建议的份儿上给你加个油。苏沐橙做了个鬼脸,从一个旁观者和女性特有的角度来看,我觉得黄少天,好像也挺明显的。

 

8.

 

即使和看上去也算靠谱的苏沐橙进行了坦诚愉快的交流,还拾取了爱的肯定和鼓励,就差临门一脚的时候叶修还是忍不住顿了一下。

他在荣耀里所向披靡,但他不能确定在别的事情上是否自己还能做到一如既往的胜利到底。毕竟游戏里再复杂的操作和人类感情的纠葛比起来,都过于渺小和轻微。

叶修心不在焉地翻着沙发上那本杂志,瞥到了个小专栏,写着今天的爱心小贴士是对于犹疑不决的事情,可以将压力和动力分别列出,再加以比较衡量来帮助自己做个愉快的决定。

 

听着有点意思,叶修抬头看到苏沐橙已经离开,于是他正大光明地抱着几分玩心抽出张A4。

他想这可能和大战之前的排兵布阵性质差不了太多,无非是将近战或者远程的位置换成对黄少天那点心思的度量衡,应该是防守反击还是全攻全守,正好趁机琢磨琢磨。

A4纸上落下第一行字。字不好看,这也是握惯了鼠标的手所没办法的事。

狮子座。

他想一定都是因为苏沐橙扔在沙发上的杂志里带了份副刊,这一期做的是狮子座的专题。

 

叶修按照想到的顺序写到第7个词的时候突然停笔。他恍然有种大梦初醒的感觉,忍不住在心里开始嗤笑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看上去既幼稚又好笑。

关于字不好看的吐槽也怏怏的浮在心底。

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要对得起自己的成果,就拿起纸认真的看了看。

 

虽然只有几个又简短又跳跃、组合在一起有点奇怪又带着说不出的和谐的词,但每一个字指向的回忆都无比清晰。

由点到线,由面成体。叶修想其实黄少天的倒影大概一早就在那了,自己要做的不过是摸索过去,找到他。

而另一边——他准备要写下困难的那一边,是空空如也的白色。

叶修从不相信天意这回事,从一开始和荣耀两个字相遇的时候就不。即使他在此后漫长的时光里面对过死亡,经历过背弃,挣扎过重归。

他一直都只信自己。

这一次他想要如夸父般追逐太阳,而问题的答案同样是来自自己的手中,那半页纸空白得简洁有力又呼之欲出。

 

居然差点在这种事上折了一世英名。荣耀教科书几乎是庆幸地如是想,嗯,还好是差点。

 

他走到窗前,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短暂的嘟声之后,听筒里传来了朝气十足的声音,和记忆里泛着响的回声精准地重叠。

喂?老叶?真稀罕你居然会打电话过来幸好我现在不用训练。有什么事?先说好我在外头呢没法马上回去刷副本啊。

叶修心情很好的听完一串调侃,轻而易举地逮着了剑圣喘气的机会。

黄少天,生日快乐,你想不想跟我在一起啊。

电话那端的人大概只愣了不到一秒钟,联盟中最有名的机会主义者面对这个直接砸向面门的时机,把握的简直毫不犹豫。

黄少天冲着话筒大笑起来。

他一边笑到咳嗽,一边还不忘喊,居然是你先没沉住气,老叶你服不服气?

 

叶修心里叹了口气。

服。

黄少天的心情显然比他还要好,语速都不自觉的快了些。

哦差点忘了回答你的问题——想啊,当然想。老叶你是怎么开窍的顺便跟我说说呗?你千万别告诉我这是什么真心话大冒险的惩罚,因为我已经当真了。

 

明明是我在告白,叶修好笑的想,怎么最后听上去像是你先说了那句我爱你?

 

但他面上还是保持着一贯的气定神闲。

也不算开窍,他一本正经的说,这不是你生日吗,我来满足一下你的生日愿望。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压低声音说了句我去叶修你能把感动的心情和浪漫的氛围赔给我吗?

 

叶修忍着笑回到电脑跟前。我本来是想满足你另一个愿望的,谁让你不在电脑前——来PK啊少天?

他故意把键盘敲得震天响。

靠,你等着。黄少天飞速挂断了电话,不多一会儿发来条信息,一气呵成的反击一如既往的稳准狠。

——是张明天一早从G市到H市的机票购买成功截图,下方歪歪扭扭的手涂线条拼成真人PK四个大字,耀武扬威地闪着光。

 

 

Fin

 

 

 

感谢阅读流水账,你们嚎啊又到了寂寞的作者聊天时间。

终于拿本命开刀了。写完才发现写的早,按照契合度应该过两个月发。时间线混乱别介意,撒比兮兮的题目来自四字标题爱好者过小的脑容量。                               体就是他们终将合为一体(不)的字面意思。             

本意是想从老叶攻的角度苏一苏黄少,我也够骨骼清奇的。旁友们,举起你们的双手安慰一下因为实在苏不好而嘤嘤哭泣的我好吗?

 


评论(59)
热度(1388)

© 岁云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