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云暮

叶粉,黄苏,喜欢大眼儿,喜欢方锐。
七期 in my heart≈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叶攻>黄攻>其他,本命叶黄,非常杂食。

朋友们,吃《黑帮盛世》的安利吗?

【七期中心】心累阵线联盟

  • 有点卢刘卢吧,其他自由心证。虽然我本意不是刷CP。七期其他人不熟
  • 小卢不是痴汉啊对不起( 作者是 ),只是刚到青春期充满懵懂和幻想的少年(。
  • 没有逻辑。胡说八道。OOC。粉不如黑。不然试试配个失恋阵线联盟的BGM来看?


 

 

 

刘小别今天过生日。

他一早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了粉丝团和战队的的队友@自己的各种祝福,心里很高兴。

 

再看看,居然还有#刘小别生日快乐#的TAG。

刘小别已经高兴的有些飘飘然了。

 

随手点进TAG看了看,刘小别看到一个名叫“剑刀飞”的号在搞转发抽奖。

看ID就知道自己的死忠粉,还是个说话风格很可爱喜欢句尾带颜文字的女粉。

刘小别心里有点小激动,如果有尾巴,大概现在已经翘到了顶点。

 

剑刀飞转发抽奖的奖品是一款耳机,绿黑相间,煞是好看。

刘小别看的眼睛都要直了。

这款耳机是他的初恋,一直用了很久。后来因为卢瀚文总找他PK,烦不胜烦的时候一个手抖扯坏了耳机线而彻底离开了自己。后来再想买一个的时候被告知这一款已经停产了,刘小别还郁闷了很久,上各大论坛搜索了很久也没发现有人有转手的意向。

后来刘小别换了新的耳机之后这件事终于要被渐渐淡忘,结果今天一看到剑刀飞发的实拍图片,刘小别就知道——

啊,初恋的感觉又回来了。

不,并不是因为剑刀飞是个同样烧耳机的、留双马尾的、对荣耀和自己都很喜欢的、可爱的女孩子什么的。

 

他想了想,点开了那个叫“七期七期别称牛逼”的群,忍着对群名的不适和吐槽的冲动,在群里冒了个泡。

刘小别:帮个忙呗各位?

 

于是在刘小别从剑系群里随手收集的大量表情图片夹杂简短的事实陈述刷屏之后,七期的选手们本着名为同期爱实为凑热闹的心态,开了一大批马甲号轮番上阵。

终于,第二天开奖的时候,唐昊的小号“二两糖”被抽中了。

 

孙翔:天哪唐昊你真不愧是每天三个鲜花饼的人,二两糖,齁不死你啊。

唐昊:……我不指望你的智商能理解小号这两个字的精髓。

 

孙翔其实对这事挺热心的,刘小别刚在群里说了之后他就立马爆手速开了一溜马甲号。

一叶之秋111,一叶之秋222,一叶之秋333……

 

林枫:为什么你知道唐队一天要吃三个鲜花饼?

孙翔:忘了什么时候听刘小别说的,好像是百花食堂福利。

刘小别:上次黄少跟张佳乐争论蓝雨食堂是不是宇宙第一好吃的时候,张佳乐自己爆料说百花的食堂自己做的鲜花饼简直是一绝,连不怎么爱吃甜食的唐昊在训练营的时候一天都能吃三个。

唐昊:别说了。

唐昊:老子现在在呼啸好么!

邹远:昊哥你要的话我可以顺便给你寄一份呀。

林枫:顺便?

邹远:张佳乐前辈现在不是去霸图了嘛。

林枫:……你一直在给他寄鲜花饼?

邹远:怎么了?

林枫:……没事。百花队内氛围真好。

邹远:对啊,于锋也经常和退役的孙哲平前辈交流狂剑使用技巧,曾信然还老找我打听唐昊的近况呢。

邹远:……我去我怎么说出来了!

唐昊:……

孙翔: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林枫:嗯,于锋的画风明显不一样。

 

刘小别对着电脑笑得正欢,就接到了于锋的私聊。

于锋:小别,我跟你说个事。……那个剑刀飞是卢瀚文的马甲号。虽然他之前好像还不叫那个名字。

刘小别:……

刘小别:等等这件事你怎么会掺合进来的?

于锋:是这样的。我今天看到小远训练时间在偷偷刷微博,我就去提醒了一下。

 

然后于锋就看到邹远打开了整整一排微博的网页。

然后邹远就满足了于锋的好奇心,把整件事情讲了出来,顺带还试探性的问了问于锋能不也开点马甲号来帮忙。

于锋瞅着剑刀飞那个头像和发言风格怎么看都觉得哪里不太对。

 

于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沉思了半晌,一拍大腿就打开了名为“一剑光寒”的剑系交流群聊天记录。

翻了快一个小时,眼都要花了的于锋终于在黄少天的一次发言中找到了自己印象当中那个模糊的截图。因为黄少天总是在群里刷屏,所以大部分人,包括刘小别都是经常会屏蔽他的。但赶巧的就是那天于锋心情好,解除了屏蔽。

黄少天那天的刷屏里滚过一张截图,是关于他如何发现了卢瀚文马甲号的长篇大论,论述的重点是蓝雨和尚庙对青少年身心发展的不利影响。

于锋不禁深深佩服起自己的记忆力,和视力水平。

 

于是于锋做完一套眼保健操后,找到了刘小别的QQ,把自己热心制作的推理大长条图片发了过去。

刘小别:……谢谢你啊。

 

刘小别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把重点放在卢瀚文居然给小号起了这么别有深意的名字上,还是卢瀚文为什么会有这款耳机上,还是自己居然没看到那个双马尾萌妹子头像右下角隐隐约约的水印上,还是……

总之,刘小别好像听到了自己纯洁的处男之心破碎的声音。

 

心灵下满混乱之雨的刘小别建了个群,把唐昊和于锋拉了进来。

 

欢迎“落花狼藉”和“唐三打”加入群【我的心好累】

 

于锋:看到群名就觉得心好累。

刘小别:心好累+1。

唐昊:心好累+2。

 

刘小别: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于锋你是六期的。

于锋: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唐昊你不是剑系的。

唐昊: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刘小别你跟百花没关系。

 

刘小别:……

于锋:……

唐昊:……

 

于锋:看到群名就抑制不住吐槽的冲动。

刘小别:你说说看?

 

于锋:我的心累你们不懂。

 

于锋:我有时候在怀疑,错的是我还是世界。

唐昊:……我勒个去。

刘小别:……于锋你……不没什么,请继续。

于锋:已经两个队!两个队了啊!我特么到底是什么体质?

刘小别:……蓝雨怎么你了?

于锋:场上瞎几把打……

刘小别想了想蓝雨的风格——开场不见黄少天,治疗爱站路中间,手速二百喻文州,懒散弹药是郑轩,忍不住在电脑前点点头。

唐昊:那百花又怎么了?

于锋:场下瞎几把乱……

唐昊想了想百花从过去到现在来来去去的那些人——除了空降的于锋——之间错综复杂的前后辈关系,在电脑前也点了点头。

刘小别:【蜡烛】

唐昊:【蜡烛】

于锋:【泪流满面.gif】

于锋:换个话题,不想再说了。心快塞住了。

 

刘小别:那就让我们回到正题。

 

刘小别把和于锋的聊天记录精简了一下,又重复了一遍。

 

刘小别:总之就是面对卢瀚文的时候……

唐昊:哦,那个追星少年啊。我便是不懂,他放着队里的剑系顶端不去喜欢,为什么就缠上你了?

刘小别:你问我我特么去问谁啊!

唐昊:是不是队内太熟没有距离感?

于锋:毛线,你看邹远对张佳乐……

刘小别:停!我懂了。

 

唐昊:他就是个没成年的小屁孩,有什么好烦的。

刘小别:你懂毛线,现在这么熊,长大还得了。

于锋:你们微草是不是有当爸爸的传统。

刘小别:啥???!!!

于锋:不是,手快发出去了。你们微草怎么都这么具有爸爸气质,喜欢关爱后辈剑客成长。

于锋:不是,健康。

刘小别:……

刘小别:靠,王粉跟你拼了!

刘小别:我们队长那只是关心队友好么!

 

于锋:……关于如何打开脑残粉的正确姿势的话题,其实你跟卢瀚文应该还挺有共同语言的。

唐昊:刘小别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个小号叫妇女之友。

刘小别:……我还是一个人静一会儿吧。

 

唐昊:那该我了?

 

唐昊:我的心累你们不懂。

 

唐昊:我靠我为什么也要用这句话开头!

刘小别:这个我还真不懂。

于锋:+1

唐昊:……

 

于锋:好吧,唐昊你又怎么了。

刘小别:说出来让我们高兴高兴。

刘小别:不是,乐呵乐呵。

刘小别:不是,参谋参谋。

唐昊:……

 

唐昊:首先,他们听不懂K市方言。

唐昊:其次,我听不懂N市方言。

唐昊:我就不懂了,为什么我一说K市方言他们就一副想笑的表情!而且他们好经常用N市方言自己偷偷讲笑话!靠!

于锋:……其实我也听不太懂K市方言,虽然听起来是有点逗,特别是骂人的时候。

刘小别:我觉得吧,他们可能以为你不喜欢听笑话。

刘小别:毕竟你的形象一直是昊·不高兴·唐。

 

唐昊:以上都不是重点。

 

唐昊:就说那个兴欣的流氓吧。

唐昊:为什么他就不能走走心呢?流氓玩成那个样子!根本无法忍受!

 

唐昊:说起流氓。

唐昊:林敬言居然退役了!我靠!他不惜离开呼啸转到霸图不就是为了个冠军么!这么轻易退役搞什么啊!看看人家张佳乐!

 

唐昊:说起张佳乐。

唐昊:邹远现在找我聊天的话题总能从四面八方拐到张佳乐身上。

唐昊:行不行啊他!就不能把重点放在怎么挑战和超越前辈而不是个人崇拜上面吗?!

 

唐昊:说起挑战前辈。

唐昊:孙翔做的就挺好的,虽然他还是输了。

唐昊:但是他的问题不是不走心,这货长心了吗?

唐昊:唐日天是怎么回事!妈的!这个傻X!竖排的字就看不懂了是吗?

 

于锋:我觉得你今天格外不高兴。

刘小别:+1

唐昊:……

唐昊:主要是因为今天呼啸训练失误率有点高。

唐昊:我踹了一脚赵禹哲放在墙边的矿泉水瓶,没留神崴了脚。

唐昊:这世上就不能有一件事是按规矩来的吗!靠!

 

于锋:唐昊你真是……

刘小别:心怀天下。当队长的是不是都这样?

于锋:……唐昊你大概会是个好队长的。

唐昊:……

 

刘小别:为什么觉得吐完槽反而心更累了。

唐昊:都是群名的错!

于锋: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刘小别:等等我们是不是又忘了什么主题。

唐昊:行了,这事简单。你直接让于锋找黄少天,让黄少天旁敲侧击一下卢瀚文,说一下二两糖是个马甲号,顺便让他直接把耳机送你得了呗。

刘小别:重点已经不是耳机了喂!而且我看起来是那种人吗?

于锋:我看挺好的,等我一会儿。

 

于锋:回来了。

于锋:事情是这样的。我找了黄少天,于是黄少天偷偷去问了卢瀚文为什么要搞抽奖转发,小卢说因为后来看到你再也不戴那副耳机了,以为你换了喜欢的牌子,就想着干脆借这个吉日抽奖处理掉好了。

刘小别:……

唐昊:好了,事情顺利解决。

刘小别: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这事告诉了黄少天,还能藏得住吗?

刘小别:感觉好丢脸……

于锋:应该没事吧,我说的是我发现了这个微博,重点是让蓝雨方面注意一下对小卢的青春期心理疏导,没把小号的事捅出去。

于锋:顺便黄少天说小卢还在为你的生日礼物发愁,我就顺水推舟了。

刘小别:……

刘小别:我该说谢谢吗?

唐昊:行了,事情解决。

 

刘小别:这个群还保留吗?

于锋:留着吧。

唐昊:留着干什么?比谁心更累?

于锋:至少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在心累这一块,我不孤单。

唐昊:……

 

唐昊:随便吧。靠,我换药去。

于锋:唉,我出趟门,还得顺便帮邹远寄快递。

刘小别:……

 

群主“飞刀剑”将群名改为【心累阵线联盟】。

 

Fin

评论(68)
热度(1036)

© 岁云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