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云暮

叶粉,黄苏,喜欢大眼儿,喜欢方锐。
七期 in my heart≈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叶攻>黄攻>其他,本命叶黄,非常杂食。

朋友们,吃《黑帮盛世》的安利吗?

【叶平】卡萨布兰卡

  • 架空,胡说八道,非常非常非常不科学,狗血有,严重严重严重OOC,随时都会玩脱
  • 请务必把上面那行字默念三遍好吗(PД`q。)·。’打我也下手轻点
  • 送给心友 @- MediTation - ,你让我在写遍叶攻的路上又迈了一步,看看我百花缭乱的TAG,就是这么博爱,呵。

 

 

(1)

孙哲平进门的时候,背后是瓢泼般的大雨。

 

厚实的木门被他有些用力地推开,背后挂着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叮铃声,又迅速淹没在成片的嘈杂里。这家不大的酒吧里人倒是不少,台上身材火辣的女人如蛇般扭动着腰胯,引来端着酒杯的男人们发出阵阵口哨和叫好声。

 

他随意地挤在吧台边,歪着身子要一杯苏打水。

大好的夜晚,真的不来一杯吗?柜台后的人叼着烟,漫不经心地问。

苏打水,谢谢。孙哲平重复的声音带着点雨水的气息,清爽冷冽。

对方做作而夸张地耸耸肩,转身取来一杯冒着冷气的苏打水,一路推到他面前。孙哲平左手刚搭上去,身子就是一闪,右手飞快的横在胸前做格挡状,五指张开直直抓住了袭来的物体。

一团干毛巾。

外面雨很大啊。叼烟的男人冲他做了个无辜的表情。

孙哲平慢慢地放下胳膊。

我怎么不知道,哪家酒吧的酒保,会兼职给客人当保姆。他一字一句的说,眼神毫无波澜,却紧紧盯着对面的人。

我不是酒保。——我是这里的老板。

男人拿下嘴里的烟,冲孙哲平露出个懒散的笑。

 

草草擦过后的短发在脑后支棱着,孙哲平一口气喝干了苏打水后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向老板讨要一支烟,口气却寻常的理所应当。

你和我抽同一个牌子。

男人容许了他肆无忌惮的要求,递过香烟盒和打火机,饶有兴致的盯着他点火的左手。

受过伤?

孙哲平瞟了眼自己手背上浅浅的印痕,心说这不是废话吗。

并且他成功地把这句话直白写在了脸上,夹杂着一丝显而易见的不耐烦。

 

扔回打火机的时候他皱着眉,咬着烟蒂的嗓音有些含糊不清。

为什么一直对我这么有兴趣,不用去照顾其他客人吗。

来了酒吧却不点酒,作为老板,我可是很关心营业额哪。

好吧。孙哲平伸手,单子给我。

他敷衍地扫了扫,点了一杯最贵的,软饮。

 

男人在被叫走之前,发出短促的笑声。

你简直太有趣了。

孙哲平的回答很直接。他转过身子,端着杯子看起了台上的表演。

 

孙哲平有时候会觉得自己的脾气还算好,但更多的可能是他在独自生活了很久之后,太过渴望生活中能泛起的任何一点涟漪。

所以当很久之后,酒吧老板带着浓重的烟草气重新回到吧台,凑在他身边问他喜欢哪一个舞女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对这种无聊的对话并不排斥。

金发的那个,他指了指舞台一角,她的身材很棒。

 

我叫叶秋。短暂的沉默后,男人的口吻礼貌的像一个拄着手杖的绅士,但孙哲平丝毫不会也不想把自己和在挂着水晶灯的宴会大厅里受邀的贵族小姐什么的联系起来。何况要如此形容这间烟雾缭绕灯红酒绿,各色男女混杂其中的酒吧,也太可笑了点。

所以他只是点点头,用毫无感情的嗓音说了句,哦,知道了。

一般人在这个时候,总会回一句自己的姓名吧?叶秋挑挑眉。

名字很重要吗?孙哲平斜睨了他一眼。

不然我怎么称呼你?淋雨先生?叶秋一脸被自己的冷笑话恶心到的表情,总之太不方便了。

你能记得你每一个顾客的名字?

哈。叶秋口吻满是戏谑,你的敌意先收一收好吗?还是你从来没被搭过讪?

哦,孙哲平点点头,所以你现在是在扮演一个深夜酒吧里向陌生男人搭讪的姑娘?叶老板你兴致真高,陪演给不给付钱?

叶秋大笑起来。

孙哲平。等叶秋笑够了,孙哲平才有些冷冷的吐出这三个字。

孙哲平。叶秋重复了一遍,烟熏过的嗓子让每个字之间连着沙沙的回音,好名字,足够当做送你干毛巾和烟的报酬。

 

时近午夜,已经有三三两两的男女搂着离开,调笑着往另一处寻欢作乐。酒吧安静了不少,剩下的人零散坐在木头桌子边上,吵嚷变成了低语,一刻钟前还在舞台上妖娆的舞娘已经草草卸了妆露出倦态,散开性感的卷发慵懒的朝调酒师要一杯酒。

粗砺的舞曲变成了缱绻的低唱,酒吧在这时换上了它的另一副面孔,俨然是黑白电影里的老酒馆,弥漫着感怀的气息。驻场的歌手随意拨弄着木吉他弦,声音沙哑忧伤。长途劳顿的旅人伏在木桌上,望着空空如也的玻璃杯,脚尖打着缓慢的节拍。

 

孙哲平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我该走了。

叶秋屈起手指敲着吧台,你有地方去吗?

孙哲平想了想公寓里常年坏掉的楼道灯,和自己充斥着泡面气息的小间,嘴里却反问着,我看起来很像个流浪汉?

叶秋没笑。

孙哲平却笑了,他靠近叼烟的男人,语气认真的问,你有伞吗。

我为什么要借给你?

因为,孙哲平接过叶秋递来的黑色雨伞,嘲弄似的翘起一边嘴角,我这不就有了再来这里被你搭讪的理由么。

 

TB我他妈好想就停在这儿C


评论(10)
热度(57)

© 岁云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