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云暮

叶粉,黄苏,喜欢大眼儿,喜欢方锐。
七期 in my heart≈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叶攻>黄攻>其他,本命叶黄,非常杂食。

朋友们,吃《黑帮盛世》的安利吗?

【叶乐】萍水相逢(中+下)

 

(2)

一大早,叶修正在楼下在吃早餐的时候接到了张佳乐的电话,只震一下就迅速挂断。他看了一眼未接来电的显示,慢条斯理的塞完最后一口咸菜。

张佳乐的车很显眼,人却不。叶修靠近了才看到他缩在座位上,调整座椅呈半躺状在玩手机。

叶修观察了一会儿破纪录而不得的张佳乐,在对方濒临狂暴之前伸手敲了敲窗玻璃。

 

我有预感,今天不是个好天气。

不用你预感,张佳乐皱着眉,昨晚下了一夜,今天估计还有。

今天去哪?

金帐汗,还有额尔古纳河,就是中俄的那条界河。

嗯。叶修扫过被叠起来放在车前的地图,我可以在车上抽烟吗?

不可以。

我开窗?

吵得很。

可你的车上有烟灰缸。哦,还有打火机。

那是4S店送的,又不是我自己买的。

张佳乐转过脸,看到叶修已经摸出了根烟,你不喜欢它又不扔掉,烟灰缸会很伤心的。但我恰好喜欢物尽其用。

张佳乐因为自己的懒付出了短暂地被噎住的代价。

 

到达金帐汗的时候风已经很急了,气温下降的厉害,两人打着喷嚏溜达着,叶修对着阴沉的天提不起劲,只是随手帮张佳乐拍了几张风中凌乱的逗比照。

后来真的开始下起雨。风紧雨急,雨刷的节奏配合着雨点打在玻璃上的声音,倒也不会觉得烦躁。反正有一个下午的时间,可以慢慢的晃。叶修专注的看着窗外,张佳乐把速度降了下来,并没有开音乐,手却在方向盘上随意的打着节拍。

这是旅游的淡季,路上鲜少有除了重卡之外的车辆经过,几十公里和几百公里经过的风景都是绵延不绝流动着的起伏丘陵,和一片一片开满野菊花与蒲公英的低矮草地,在雨幕的冲刷下笼罩着淡墨色。

天地间和车厢内的沉默都像时间悄悄静止了一样。

 

靠,居然不给开船。张佳乐艰难的撑着被吹得有些变形的伞,蹭的一脚踹飞了一块小石子进河。

游客少,天气差,人家也想偷个懒么,能理解。

那我们大老远跑过来,就这么走了?张佳乐愤愤不平地站在河边上,伸着脖子使劲朝对岸望。

哎,你再伸就要掉河里了。叶修走过去拍拍他的肩,想看就过来。

他在供游客排队乘船的长廊下支起了相机。

张佳乐的眼睛蹭上冰凉的取景器,视野拉近后看到河对岸掩藏在灌木丛之后稀稀落落的农庄。

果然这样比较方便,哎哎哎,我好像看到人影了。

张佳乐,你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

我这是心里不搁事,好习惯,你懂什么。

我懂,就是缺心眼儿。

滚!

 

(3)

第一天的行程用索然无味来形容,也不能算错。但第二天早上,他俩在酒店大厅碰面的时候,叶修看到张佳乐正端着自助餐的盘子,一边哼着歌。

让张佳乐一大早就兴高采烈的理由特别的简单。

天要放晴了。

 

果然在走到湿地公园里半山腰的时候,厚重的云层终于撕开了一角,阳光迫不及待的漏出来。

张佳乐的心情登时跟那束阳光一样灿烂起来。等到下山,已经是标准的“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

——当然,这句是张佳乐唱出来的。

中午过后开往白桦林的路上他不断的走走停停,看到片牛羊成群的好风景就要下车去看。叶修乐得如此,端着相机感觉像是走进丰收季。

后来到了一片倒映着蓝天的水泡子边上,张佳乐只看了一眼就走不动道了,他麻利地从车上搬下画架,挽起袖子和略长的头发,跟远处的叶修喊了句你先自己玩儿啊就转过身不再说话了。

 

这是叶修第一次看到张佳乐认真于一件事的样子,彻底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眼底映着调色板的斑斓色彩,手下动作翻飞如魔术师复杂的戏法。

叶修忍不住凑上前看,画面上大团的颜色随意地爆开,线条扭曲成奇异的角度,整幅画像是一个随时会扑出来的热烈的生命一般,冲击着眼球。

画面完成的时候张佳乐退后几步垂下胳膊,眼神不知飘去了哪儿,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这么抽象,真难相信我们面对的是同一片风景。

叶修,你活得有点想象力的好不好。

哎,我看挺好。咱俩的方向一个源于生活,一个高于生活。还好是有点交集,不然这一路上非得打起来。

张佳乐登时笑起来,要真打起来我多吃亏啊。他一甩画笔,还能跟小姑娘似的泼你一脸颜料不成。

 

他们收拾停当上路。耽搁了太久,刚巧赶上了磅礴壮美的落日,火烧云铺满整片天际。但三个多小时蜿蜒盘桓的山路车程让张佳乐分不出神,只得一直懊恼着没带个野营帐篷出来,不然就能不管不顾地画它个天昏地暗。

叶修听他叨叨听得一脸无奈。

好吧好吧,为了弥补一下你,我看今晚天气很好,要不要来跟我拍摄一下星空?

你居然有这么少女的爱好?!

你懂什么。叶修气定神闲的吐了口烟,哥爱好的是天文,不是你看的星座速配星盘解析。

谁看那玩意儿了!张佳乐摁了一下喇叭表达不满。

这么容易炸毛,你白羊座的吧?

靠,我双鱼的。

还不是在看。

这是别人跟我讲的!

 

(4)

他们从草原一路穿行到了大兴安岭的深处,有茂密的落叶松和白桦树组成的森林遮挡天际。

入住的地方是一个极小的小镇,入夜后万籁俱寂灯光稀薄,正是观星的好条件。

 

叶修,我觉得我要冻死了。张佳乐在一旁跺脚

那你别跟来啊?叶修一边组装三脚架一边诚恳的说,要不你找老板借件棉袄?可别感冒啊司机同志。

搞半天还是在担心你自己的行程,有点人性没有?张佳乐愤怒的控诉,可惜因为吸了吸鼻子,怒气效果大打折扣。

叶修甩了张房卡给他。我包里还有件外套,凑合一下。

你不怕我偷你钱包?张佳乐接过房卡晃晃。

你敢偷你敢跑?出去就是深山老林,晚上的温度冻不死你。

 

等张佳乐裹好了带着烟味儿的外衣出来时,叶修已经开始拍摄了。

他坐在地上仰着头,顺着旁边人的手挨个往过看。

夏季大三角,天鹰天琴座,还有如瀑的银河。万千星斗各自在宇宙里闪着光,穿越孤独的旅程来到夜行客的眼睛。

张佳乐嗯嗯啊啊的应答着,时不时自己还能连蒙带猜地看出点名堂,去主动问叶修。

看来你的想象力还是很有用的,之前总有人费半天劲也看不出来。叶修真心实意的夸奖着。

挺好的啊,你看,又算是多了一个交集。张佳乐揉了揉脖子站起来,我能拍拍看吗。

好奇心这么重,你真不是水瓶座的?

……有完没完啊你?其实你才最懂好吗?

 

(5)

叶修因为工作的关系,去过的地方比张佳乐多,他开的累了,就让叶修讲自己跑过的地方,或者遇见过的人。

张佳乐也有多的,他认识的人很多,遍布天南海北。这次的行程不知怎么被一位当地的老同学知道,本来不过是曾经的点头之交,但多年社会经历后形成的习惯还是让张佳乐接到了热情而不容拒绝的电话,又干脆又直接,还句句不忘带上“你那个同伴也要来”。

所以他们第三天的下午,离开了流连一天的森林之后,此刻正狂飙在去往一个民族风情村的省道上,张佳乐下山的时候摔了一跤,又讨厌被人催促,心情不是太好。叶修就碾灭了烟头,时不时提醒他一句别超速太多。

 

蒙古族的习惯是进门三杯酒。于是刚撩起蒙古包门帘儿进去、连凳子都没捂热的时候,张佳乐和叶修就被人空腹灌了三碗白的。草原自酿的酒并不算烈,但架不住人多量大,特别是面对姑娘来劝的时候,次次还都得一口闷,等到后面挨个敬完一圈的时候,叶修就觉得自己估计不行了,偷跑出去吐了一次。再推门回来,就看到张佳乐已经开始一脸通红地挽着袖子,满嘴火车地跟人吹牛扯淡,说话声都变了。

前阵子我跑云南,哎哟那个美……

华山是大晚上爬的,我带的头,黑漆漆啥都看不见……

必须的,飚120那都是心情不好的时候……

 

扯淡。叶修心想,你刚才明明是硬被我念叨着才压到150了好吗。

 

来时的路上两人就合计着,喝了酒肯定开不成车,干脆现定了间那村里的蒙古包住着。叶修放下手机之后,认真的问了句,张佳乐,你打呼噜磨牙梦游吗?

张佳乐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比了个中指,车身扭了个歪歪斜斜的S形。

 

(6)

总算是结束了。酒足饭饱的人们三三两两的离开,剩下今晚的主角们打着酒嗝互相搀扶着,刚刚装出的淡定样子一瞬间崩塌成东倒西歪的身形,在通往住宿区的路上打转。

 

蒙古人民有点过于热情,真是遭不住——哥现在觉得眼前有四个张佳乐。

屁。张佳乐摇摇晃晃的搭着叶修的左肩膀,还不停的往下溜,你乐哥明明在这边,你喝高了。

谁刚在桌上豪迈的跟什么似的,转头就差点吐我一身。

叶修你他妈别脸冲着我说话,酒气哈我一身,头晕。

 

醉酒的人,找不到回家的路。

等叶修勉强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磕磕绊绊走到了远离灯火的草原之上。没有路灯,甚至没有路,虚脱的不仅是身体还有方向感。叶修用只剩一小半在运转的大脑计算着需要多久才能走回去。

张佳乐终究还是腿软绊了一跤,天旋地转的虚脱感随着脑后因为摔倒带来的钝痛,反倒减轻了些。他索性大大咧咧躺下,还不忘扯倒了叶修。

人终究是大地的孩子,如此依附着坚实的土地,倒是生出了安全感。

 

老叶,今天也能看星星哎。张佳乐伸手一指,那个,是什么……猎户座,是吧!

哪个?叶修配合的眯起眼,尽管他眼皮沉重,感觉下一秒就要合上。

张佳乐一双醉眼也根本看不真切,手上一通瞎指。

那那那,哎,就那儿。

叶修勉强支起上半身,远处星光落在眼里是朦胧的一片雾,只能看得到张佳乐摇摇晃晃的食指。画家的手指修长,握住画笔的时候骨骼突起而分明。他又无端想到了张佳乐的那枝画笔,光滑的笔杆,被这样的手紧紧握住,洒下一片又一片绮丽迷幻的色彩。

有点不太对啊。

大脑的运转还在遥远的几光年外,身体的反应却遵从了原始的本能。

他直直的凑上去,含住了那根手指。

 

被混合着青草和泥土的气息包裹着,他们在铺开又被揉皱的衣服里纠缠成一团。

没有方便的工具,也不能指望两个喝醉的晕乎乎的人带着什么柔情和耐心。所以他们只是互相抚摸着身体,没轻没重,粗暴急切。

然后握惯了相机和画笔的手此时分别握上了另一样滚烫而硬直的东西,动作着。喘息声时缓时急,交织着又相互分离。

他们都闭着眼偏着头,下巴搁在彼此的肩膀上。

直到射出来的那个时候,叶修都觉得自己身处在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周围只有交替着爆炸的绚烂光影。远处只有一个像是人形的,全黑而单薄的影子。

分辨不清那是不是张佳乐。

然后他的手上传来同样的急促跳动和粘稠感。

 

那话怎么说?……以天为盖地为庐,我们也够潇洒的。

不是全套,可惜吗?

叶修,原来你这么想被我上啊。啧啧啧,真看不出来。

呵呵。叶修懒得费劲跟他做口舌之争。张佳乐嘴上爱逞强,被戳一下就一定要狠狠的赢回来,但叶修现在头疼的要命,不想让脑仁的负担再加一等。

他翻了个身,侧躺着,看到张佳乐搭在脸上的胳膊。

张佳乐。

嗯。

我们这算是?

嗯……一定得算个什么吗?

哦,也是。叶修点点头,乐乐,你这句话太有哲理了。

滚,叫谁乐乐呢。张佳乐觉得自己脑袋好像清楚了些,他撑着地面坐起来。有点冷了,你能走吗?

能吧,拉我一把。

叶修不重,但张佳乐此时也没什么力气,只伸手虚虚地拽了一下,后者最终是靠着自己爬了起来,还得分出一半力气拖着脚步打滑的张佳乐。

两人勾肩搭背的一路借着手机的亮光找寻着,终于找到了自己住的蒙古包。

倒下的时候四肢乏力,泛着酒劲儿的梦不算太美妙。

 

(7)

宿醉的头痛消失的倒也快。叶修起来的时候张佳乐已经不在了,对面床收拾的干净整齐,简直不像张佳乐这几天的画风。

他弯腰穿鞋的时候慢慢想起了昨天晚上。

荒唐的无法言说。

显然空空如也的对床也不打算说。

 

今天你来。张佳乐抱着手臂,站在太阳下看着他,我也想歇歇。

叶修握着车钥匙,都说汽车是男人的情人,你就这么大方地让我上她?

注意你的用词叶修同志。张佳乐口气不满,眉眼却带着点促狭笑意,你上她,我差点上你,不吃亏。

张佳乐,从昨晚我就想问你,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自信啊?

张佳乐顿了一下,接了个白眼没说话,朝后重重一靠就开始补眠,带着乌青色的眼眶分外明显。

不知道他今天到底起的多早。叶修想。

 

叶修对张佳乐一直是连名带姓的叫,这种略显生疏的叫法却会被他的嗓音加上亲切、调侃或是别的什么成分,显得严谨又活泼,还带着点逗趣的意味。

张佳乐很喜欢这样。因为他喜欢自己的名字,寓意很好,他也希望自己能一直这么过下去。

所以一路走着,该扔的扔,该放的放,是一杯永远不满的水,就还能有所渴望。

 

果然是个美人。即使朝夕相处两三天,在握着方向盘的时候叶修也禁不住要在心里夸赞一句。光是坐着是不够体会的,必须要亲手操控一次,才能在钢铁和汽油的震荡里描摹她的处处绝妙。

他轰了一把油门,满足的发出叹息。

 

张佳乐,刚想起来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我今晚的机票。

 

(8)

回城的路上张佳乐说还是我来开车吧,这样比较有送你的感觉。

他们在一个小摊上啃了两盘羊排,叶修说张佳乐你别再加了,我这一身的羊肉味儿,待会坐飞机怕被扔下去。

张佳乐一脸我故意的表情,来一趟不容易,多沾点,省得你路上寂寞。

 

机场就在市区边上,很小,人也不多,到了之后张佳乐懒得去地下停车场,就近找了个位置靠边。叶修拉开车门跳了下去,一边喊着张佳乐你快麻溜点开后备箱。

急什么,我先开窗散散你这烟味儿。可算能摆脱啦。

 

等待的时候张佳乐坐在驾驶室里,柔柔的凉风扫过他撑在窗边的手肘。他抬眼看到不远处有架飞机刚起飞,红色的尾翼灯光一闪一闪,像极了这几日一偏视线就能看到的烟头。

叶修背着行李包绕到了窗前。

走了啊。哎,这个给你。

他递给张佳乐一张照片。

是那日在雨过天晴的草原,张佳乐兴起写生的侧影。碧空如洗,草原的绿色饱满浓烈一望无际。张佳乐的站姿正迎着阳光,近照让他睫毛投下的阴影都清晰可见。

怎么不说话,被哥感动了?

张佳乐看了看手里的照片,又看了看倚着车门的叶修,后者眼里像是落满了那夜满天的星光。

然后他将照片扔在副驾驶座上,倾出身来,在叶修随意挂在胸口的相机镜头上落下一个吻。

——他们从未接过的吻。

叶修看着张佳乐低头的发旋,喉咙里有一声轻笑。

 

再坐回去的张佳乐冲叶修喊了句一路顺风,挂着个他们初次遇到时那种有点儿得意又透着几分真诚的笑脸,他甚至还招了招手。

叶修举着相机示了个意,转身几步消失在机场大厅明亮的灯光里。他的手指搭在张佳乐吻过的地方,无意识的摩挲温柔的像是轻抚情人的唇。

 

张佳乐开着车在市郊漫无目的的遛了很久,直到月上中天才回到住处。一进屋,满身的疲倦似乎觉醒一般的涌来,只让他来得及匆忙冲了个澡,从浴室出来后倒头就睡,一夜无梦。

第二天他拎着行李下楼结账,收银的小姑娘笑嘻嘻的问,我们草原是不是特美啊。

美。张佳乐郑重其事的点点头,那话怎么说的,美的和梦一样,虽然有点俗,但是很贴切。

小姑娘一边收钱一边说,那您下次再来呗,最好多带点人来。

张佳乐没搭话,他低头拿回找零的时候嗅到了自己衣服上,那股若有似无的烟味儿。

他心想我都要走了,怎么只有你是阴魂不散的呢。

 

Fin


评论(14)
热度(65)

© 岁云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