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云暮

叶粉,黄苏,喜欢大眼儿,喜欢方锐。
七期 in my heart≈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叶攻>黄攻>其他,本命叶黄,非常杂食。

朋友们,吃《黑帮盛世》的安利吗?

【昊翔/翔昊】再来一瓶

  • 短打完结,脑洞颇大,看个乐子就好,别跟我较真啊【。
  • 第十赛季以后的故事,有私设注意。


(1)

太热了。

大概是真的全球变暖的影响,N市今天的夏天也是连续异常的高温。

此刻,午后三点,太阳火辣辣的烤着大地,地面似乎都蒸腾起了一股股热气,撩拨着人们本就涣散的神经。树梢静止不动,一点风都没有。

而孙翔在这样的太阳下面焦躁了快有半个小时,他觉得自己简直从来没有这么倒霉过。

之所以这么倒霉,都是因为N市城市建设导致认不出路;之所以会来N市,是因为来看荣耀联盟总决赛;之所以比赛会在这里举行,是因为呼啸今年居然像是憋着一口气一样,居然真让唐昊他们干翻了几场硬碰硬的仗,生生闯进了总决赛。

妈的。一想到总决赛孙翔还是很生气,他又想起轮回今年止步四强的那晚。败者的记忆充斥着愤怒和不甘心,却无法改变比赛的结果。

好不容易将思绪从那个不愉快的夜晚拉回现实,孙翔用自己因为酷热而大概只剩下二分之一在运转的大脑发现,经过自己的推导,一向运气好的自己之所以现在倒霉到快要中暑,肯定是因为唐昊。

肯定是因为来到了有他的城市,要去看有他的比赛,而被他的差运气传染了。

 

虽然人们总喜欢调侃老是拿不到冠军的张佳乐,但其实联盟首席弹药专家除了在夺冠的事情上持续走背运之外,其他方面还真算不上幸运E。

联盟登记在册的职业选手里,运气最差的人是唐昊。

往大了讲,唐昊从百花训练营开始的职业生涯一路都充满了不顺和挑战。出道从坐冷板凳开始;好不容易正式进队,又要面对一盘散沙;转会呼啸后和猥琐流磨合的艰难;而战队转型后又面临惨淡的成绩……这么坎坷的一路,大大小小的压力,全靠他那股倔到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性格,咬牙扛了下来。

往小了说,据说玩网游的时候脸黑到基本不爆他的本职业装备这事暂且不提,唐昊不仅在游戏中常见的娱乐项目——roll点上从没扔出超过50的数字,甚至从小到大喝过无数饮料也没有中过什么再来一瓶的奖励。

幸运之神大概每次的降临都在跟他擦肩而过。

这次能闯进总决赛,唐昊和呼啸的所有人一点都不觉得这是好运气终于肯眷顾自己,他们无比清楚,这是用拳头真刀真枪打下来的,每一步都是。

 

联盟的总决赛,职业选手们一般都会选择去现场观看。这一年争夺总冠军的两支队伍是呼啸和霸图。前两场打成了平手,决定胜负的第三场,最终在呼啸所在的N市举行。

孙翔是和轮回的队友们一起来的。他们因为早到,所以早上在N市的几个小景点转了转之后,下午顺路来看了看比赛场馆。

虽然这个夏天格外的热,但旅游城市最不缺的就是人。场馆外人流量并没有因为天气原因减少多少。而孙翔,在又一次不耐烦的跟家人隔着电话吵了一架之后发现,不仅因为家人冗长的说教导致电话没电,而且自己因为吵架太过专心,已经看不到队友们了。

 

发现自己和周泽楷他们走散了之后,孙翔一开始并没有很慌。他因为比赛的原因来过几次N市,自认为对场馆周围的路还是很熟的。

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自信是一个多么大的失误。

N市在他上次来过之后的这段时间,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城市建设运动。而孙翔记忆里仅存的那几个地标式的建筑,几乎无一幸免的遭到了拆除。再加上基建围起的大大小小的施工现场和各种改道标志,让孙翔彻底抓瞎。

更糟糕的是,因为他之前太过自信的乱跑,他连自己现在身处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对,孙翔有轻微的路痴——一个虽然不算很严重,但对眼下的境况只能是添乱一样的属性。

至于选手们下榻酒店的名字和地址,以及队友们的电话号码,孙翔从来就没费心去记过。

 

(2)

孙翔现在正在试图说服自己冷静下来,思考对策。虽然午后三点的热烈阳光几次中断了他的思路,让他晕乎乎地只想骂娘。

这次孙翔挑了个树荫稍微浓密一点的地方,正认真地准备进行第四次思考。

然后又被打断了。

只不过这次打断他的是来自背后的人声,而且声音和内容他都很熟悉。

——孙翔?!

孙翔回头,发现唐昊脸上是和自己一样吃惊的表情。

 

你为什么会在这儿?唐昊快走几步凑上前来,皱着眉头。你一个人?比赛不是明天么?

孙翔难得的露出了迟疑的表情,最后像是豁出去了一般一梗脖子,我迷路了。

哈哈哈哈哈哈!唐昊闻言,毫不客气的笑了出来,拽着孙翔的胳膊跨出林荫走到马路边上,指着十字路口说你不是总说自己幸运A吗?来来来,猜猜哪条是回去的路?

 

关于幸运的话题,孙翔和唐昊同样有发言权,只是他们分别是作为对方的对照而存在。

就是这么的狗血和巧合,简单来说,孙翔的幸运点几乎是满点。

这也是他们有时候会用言语幼稚而粗暴地互相攻击——简称吵架——的源头。

 

唐昊你神经病啊!我上次来N市的时候这里明明不是这个布局,记不清楚很正常的好不好!孙翔甩开唐昊的手,力道之大差点让唐昊以为他想在大街上跟自己打一架。

不过显然这是个非常不适合打架的时间。

因为实在是太热了。

 

(3)

唐昊觉得自己有点傻。

正式比赛时间是明天晚上,所以全队的配合性训练安排在明天白天。今天战队安排的是大家好好休息放松,调整到最佳心态。

但是唐昊不能免俗的紧张了。

在他年轻气盛的认知里,比赛从来都是分成两种,一种叫总决赛,一种叫其他比赛。尽管前些年他一直在那些“其他”里辛苦地上下挣扎着,但唐昊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对打进总决赛的期望,因为他知道,自己拼搏在职业圈的最终目的就是跨过这些作为奠基的每一场大大小小的比赛,最后登上总决赛的舞台。

有一种多年努力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的感觉,唐昊心里激动的想。

随后他就紧张了,紧张到不小心踢到走廊里的矿泉水瓶的时候,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有队员出来问他怎么了,以为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队长生气,却只诧异的看到唐昊朝自己摆了摆手,脸色意味不明的走了。

 

唐昊漫无目的的绕着场馆转了几圈,心里还是有点憋闷。

虽然天气很热,但他也不想回去凉爽的呼啸大楼里呆着。一旦自己的心态变了,看什么都透着一股别扭劲儿,特别是跟呼啸沾边的。

或许也包括不沾边的。

比如,唐昊压着马路不经意的抬头,突然看到一个人影,差点让他觉得自己紧张出了幻觉。

我靠,那不是孙翔吗?

 

就像唐昊对比赛简单粗暴的分类一样,他对和自己混在同一个圈子里的职业选手也分成了两类。

自己队的,和其他队的。

自己队的,那就是队友,是要团结友爱的对象。

其他队的,那就是对手,平日里尊重尊客气客气,然后赛场上狠狠的击败就行了。

 

唐昊后来问过孙翔对同样的问题的看法,后者的回答非常简洁。

挡我者,杀。

简直是屌炸天的教科书级别中二。

这是后话了。

 

唐昊从不在乎自己的人缘一般,他觉得那都是虚的。

不过第一次让他怀疑自己的结论的时候,是有一次记者采访的时候,顺口问了问唐队的圈内关系比较好的人都有谁这么一个八卦的问题。

唐昊像背口诀一样念了一遍战队人员的名字。

记者不死心的问,那有没有呼啸队外的人?

呃,唐昊不出意外的卡壳了。但是如果直接说没有,又似乎显得自己有点没有面子,特别是面对一众翘首以待的记者,这种带着讨厌的否定性的答案感觉说不出口。

于是唐昊想了想,孙翔吧。

轮回战队的孙翔。还特意补充了一下,以确保可信度。

这个答案,是他在心里的分类中,从“其他队的”那串长长的名单中扫了几遍,觉得最合适的答案。

经常PK的关系也算关系。他坚定的告诉自己。

 

孙翔后来看到了这个报道,不屑的说,谁他妈跟这家伙是好友了。

边上的江波涛微笑着说,我倒觉得你俩脾性挺合的啊,相似的人确实比较容易成为朋友吧。

孙翔心想,哦,好像是挺相似的。

问题在于,他俩相似的部分,也是彼此性格里最坚硬的部分。相遇就是硬碰硬,结果会怎么样,真的不好说。

说起来唐日天这个名字还是孙翔第一个叫出来的。孙翔在根据人名起外号这一点上似乎有着绝妙的天赋和执念,而且他才不管听上去雅不雅。

相比之下唐昊奋起回击的孙二翔,充其量只能算是走写实主义,杀伤力并不算太大。

 

他俩都是出道多年,唐三打和一叶之秋打过的交道也有不少场。胜负暂且不论,每一场战斗对于当事人来讲,形容成酣畅淋漓的享受并不为过。

相似的战斗风格,对胃口的打法,不分伯仲的竞技水平——硬碰硬的优点在荣耀里被无限的放大,两人甚至会在比赛中意犹未尽后,私下里再约战三百回合。

其实都存着几分佩服对方水平的真心。

但一旦面对面的遇上,总是少不了三言两语就会互相唐日天你个傻逼孙二翔你有没有脑子的吵起来。

点燃战火的理由么,随便哪一个都行。

 

可能是同性相斥吧。唐昊后来私下想,孙翔在赛场上那种强硬霸道敢打敢冲的风格是唐昊所喜欢和崇尚的美学,但是场下就只会觉得对面的人是个脾气烂又死鸭子嘴硬的傻逼,还有点不过脑子不走心。

而孙翔的评价就简单的多,他觉得唐昊就是个一根筋的炮筒子,常年不高兴,一点就炸。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不顺眼,尽管他必须承认,和唐三打PK,很爽。

 

(4)

你真迷路了啊,来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唐昊一脸的幸灾乐祸让孙翔恨不得用目光在他身上戳两个洞。

不过孙翔还是要承认,幸亏有足够的好运气碰到了唐昊,否则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自己还真不一定能想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于是他忍着怒气,不情不愿的简单陈述了事情的经过。

说道手机没电的时候,语气简直能听出几分沉痛的滋味。

 

哈哈哈哈哈!唐昊又是一阵大笑。然后他掏出手机,在孙翔眼前晃了晃,用带着点恶劣的玩笑口气说,求我呀,求我我就打给你们江副队。

孙翔的行动很快。

他当然不可能按唐昊说的那样办。孙翔的解决方法和他的战斗风格一样,强硬而直接——

他上手抢。

 

孙翔的个头比唐昊稍高,但唐昊的身体比起有些瘦削的孙翔来说结实一点儿。

简单的来说,就是如果打起来基本上不分上下的那种。

 

虽然并没有真的干起架来,不过孙翔显然是毫无保留用了十分力去争抢。唐昊猝不及防导致了被动,最后被孙翔一把夺了过去。

但是好不容易赢得了手机大作战的孙翔随即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他解不开锁。

那抢来手机有个屁用啊。

 

一边的唐昊这下子简直要把眼泪笑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孙二翔你真对得起你名字!你怎么这么二啊!

孙翔阴着脸,瞪着唐昊。

你再笑手机别想要回去了!

唐昊笑了个够,才朝着孙翔伸出手。拿来。

孙翔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我靠这是我的手机好吧!你那什么表情!唐昊又恢复了不耐烦状,快点,我给江波涛打电话。

毕竟这里是呼啸的主场,他可不想出什么事端。

 

……好的,真是麻烦你了唐队。

电话那头的江波涛客气的说,他们也正在附近找孙翔,一会儿就能赶到。

孙翔闻言小小地松了口气,同时极力维持着自己淡定的表情,不想让唐昊看出自己先前对于迷路小小的恐慌和现在那种得救了的心情。

其实唐昊打电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朝着他看。

 

行了搞定了。唐昊走到树荫下的石凳边上,自顾自的坐下来。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队长,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等到江波涛他们过来才能放心离开。

说起来,你怎么这个点跑到体育馆来了?孙翔跟上来,坐在他旁边,终于抓住了自己心中刚才一直飘着的疑问。

我来提前看看场地,不行啊。

哦……你是紧张了?

屁。有什么好紧张的。唐昊一脸的不在意。不就是场比赛么,打就是了。他晃了晃自己的拳头,好像这一刻唐三打附身一样。

说的是啊。孙翔叹了口气,让唐昊吓了一跳。这种一秒转变成忧郁青年的孙翔简直太诡异了。

至少你还有机会紧张。

……都说了我不紧张了啊!唐昊违心的吼了一句,随即发现孙翔的表情黯淡的有点真实。

大概又在想之前输掉的比赛吧。唐昊猜测着。那场比赛的视频唐昊有认真的看过一遍,孙翔的表现虽然没有特别抢眼的地方,但发挥稳定没有失误,自己承担的职责都尽心尽力的完成了。

是的,轮回的表现并不差,只不过,对手表现的更好,而已。

 

唐昊发觉自己竟然真的把心里想的这句话说了出来。

自己这是在安慰他吗?一个即将比赛的唐昊安慰一个输了比赛的孙翔,这个和谐又温暖的画风怎么看都不对好吗?

果然孙翔一秒恢复了本性。

你这是在安慰我?搞什么啊。孙翔一脸你逗我的表情,输了就是输了,有什么好说的。

好好好,算我多嘴好吗,妈的。唐昊此刻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两人陷入了沉默。

街旁树上知了不知疲倦的叫声让这份沉默更显尴尬。

 

(5)

最终开口的是孙翔。

我去买饮料,你要喝什么吗?这重新起头的一句话难得的没有攻击性。

不用了。唐昊摇摇头。他并不是很喜欢喝饮料,他更喜欢喝茶——是一个跟他的外表看起来很不相符的小习惯。

他坐在街边树下的石凳上看着孙翔穿过马路去对面的背影,即使有一点可怜的树荫,石凳也没有一丝凉意。

阳光还是明晃晃的,刺眼。

于是唐昊低下头,专注的看着自己的脚尖。

 

孙翔站在他身前,投下一大片阴影。

喏,给你。唐昊略微抬起头,眼前伸出来的手上握着一个冒着凉气的易拉罐

不是说了我不要吗。

孙翔冲他摇了摇自己喝了一小半的那罐。我没给你买,这是我中奖了,再来一瓶。然后他露出一个自认为又帅气又大度的笑容,哈哈,这可是我的好运气,分你一半,就当报酬好了。

唐昊伸手接过来,轻轻挨在脸上,罐子表面凝结的小水珠弄的一边脸颊有点湿,但是触感很舒服。

 

唐昊一边保持着这个姿势一边盯着一屁股坐在自己身旁,仰头大口喝着饮料的孙翔。

看了一会儿后——

靠,你这是同情我么?

……我去唐昊,你个傻逼。孙翔一口气没顺过来,差点被呛到。

你才傻逼!

你!……

咔,唐昊用力拉开易拉罐的声音盖住了孙翔那句低低的,听上去有点恶狠狠的“唐日天!”,也间接地阻止了这场毫无意义的无聊拌嘴。

他灌了一口冰凉的饮料之后,觉得味道似乎没有自己一直认为的那么差。

好像也不太紧张了。


Fin

评论(19)
热度(57)

© 岁云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