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云暮

叶粉,黄苏,喜欢大眼儿,喜欢方锐。
七期 in my heart≈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叶攻>黄攻>其他,本命叶黄,非常杂食。

朋友们,吃《黑帮盛世》的安利吗?

【叶方】最佳损友(8)

庆功宴的时候大伙好一顿闹,甚至开了酒。虽然几个职业选手都是一杯倒的量,不过在这个日子里那些顾忌都被抛去了脑后。

“方锐大大,我觉得是时候给你一个名分了。”从吃饭的地方离开,走到楼下的时候,叶修突然提起。

“哎哟,你终于良心发现了吗?”魏琛喝的满脸通红,在一旁打趣。

方锐心跳快了一下,然后又没事人一样笑了,“怎么,队长要给我了吗?”

“去去去,队长肯定不是给你,但是从今往后,你就是兴欣正式挂牌的副队长了。”说完还朝陈果问,“老板娘没意见吧?其他人也没意见吧?”

陈果心想你这明显先斩后奏啊,不过她确实没什么意见,点点头同意了。而其他人早就默认了这一点。

但是叶修的话让方锐觉得有点不对。

同样感觉到的还有苏沐橙。她脸上渐渐浮现了忧心忡忡的表情。抿着嘴,好半天才问出来:“叶修,你是不是已经做好了什么打算?”

叶修闻言,无奈的笑了一下。

“本想着明天再告诉你们……算了,早晚都一样。没错,我接下来的打算就是退役。”

退役?所有人都愣住了。

“老大,你是要抛弃我们了吗?”包子按捺不住的喊起来。

“你又要退役?那你要去干嘛?”魏琛皱了皱眉,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

“回家啊。”叶修说的理所当然。

大伙儿又是一愣。几乎从未听叶修提起他家,大家都默认到忽略了他其实是有家的。

“我是离家出走的啊,这么多年了,总要回去有个交代吧。荣耀里我已经没有遗憾了,再不退,我怕后来的小朋友们压力太大背后天天骂我。”

“那……回家之后呢?”陈果咬着下唇,有些不甘心。

“大概先得在家待一阵子吧……这次怎么也要和家里商量商量了。”

“就是说。”旁边一直没吱声的方锐突然开口,“一跑十年也太不孝了。就该回去。”

话已至此大家还能说什么呢。夺冠的喜悦好像被关上了阀门一样,

叶修的语气听不出异常,但那股怎么也掩饰不住的疲倦已经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他挥了挥手,“我先上去了。这两天先不要跟媒体透露,等我把战队的事安排好了再宣布吧。”

 

为了不打扰叶修休息,魏琛打着酒嗝去网吧睡了。陈果有点不愿意,却被他扬手阻止:“没事,反正以后那屋……我有的是时间一个人好好睡。”

这话一出来大伙脸色都有点不好,各自匆匆道别后陆续奔去休息。

 

方锐躺在床上,夺冠带来的那股兴奋的余潮还未散尽,夹杂着叶修退役的事,硬是压过了翻涌的疲倦而让他只是平躺在床上,却睁着眼根本睡不着。

他盯着黑暗中的天花板看了许久,索性一翻身爬了起来,憋着一口气似的直接走到叶修房门口,毫不犹豫地推开。

他蹲在床边,压低声音喊了一声叶修,但没有人应答。

他又试探性的拉起叶修垂在床沿的左手轻轻捏了捏。这个动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叶修还是没给反应,倒是有些轻微的鼾声。

大概是真的太累了。方锐不知是庆幸还是遗憾的想。他特别地想,像叶修帮自己做过的那样,好好帮他保养一次自己的手,但又抱着几分不愿意被发现的心思。

所以方锐只是一节一节的按过叶修骨节分明的手指。力道很轻,在无边的黑暗里他的表情如同赛场上一般的专注,纯粹,就像操作海无量做着各种复杂精细的动作一般小心翼翼,又无比平稳。

末了,他低下头,嘴唇轻轻的碰了一下叶修的手背。

“赶紧滚吧,别回来了。”低声的嘟哝了一句之后,方锐起身走出房间。

合上门的时候心里的情绪才慢慢蔓延开,有点难过,也有点遗憾。

也不是没想过争取一下。

但他所有的、想着拿到冠军后好好从长计议的勇气里面,都没包括进叶修会在拿到冠军的下一步就迅速决定退役,更没包括进叶修背后那个他从不提起却不能被忽视的家。

没事儿,哥想得开。方锐站在门口有些自嘲。从决定来兴欣,到艰难的转型,一路披荆斩棘,最后赢到了朝思暮想的总冠军。这些都一起经历过了,而得到这一切所有的起因不过是心烦意乱下的一时冲动。

还行,得到这么多,已经够本了。

不管怎么样,老子也是一个将来回忆起来,牛逼闪闪的重量级角色啊。他甚至有些得意地想。

 

叶修夺冠后第三天回了家。一大早独自出发没有惊动任何人,行李也只有一些随身衣物。

看到叶修留下的简短便条众人一时间都沉默。老魏点起了烟,陈果又咬住了下唇,看上去像是想哭又摆着不在乎的神情。苏沐橙倒是淡定一些,而方锐在一旁看了半天,只说了四个字。

字真难看。

 

叶修宣布退役那天的新闻发布会方锐没去参加,他一早就跟兴欣的大家打好了招呼,说好不容易比赛完了要回家看看。电视直播里陈果宣布叶修退役的时候,方锐正要背起他来时那个行李包。

不会太久的,怎么说哥这个拿着最高薪酬的副队长担子更重了啊,没法给自己放假太久。

……叶修你大爷你个撂挑子的货。

 

就算没有了叶修,兴欣战队还得运转。方锐甫一回来就一是堆杂七杂八的事情,忙起来简直不见东西。

所以在接到世界联赛邀请函的时候他简直要在心里狂喜乱舞,恨不得朝君莫笑的账号卡拜三拜以示感谢保佑终于能从俗事里脱身。

出发去B市的时候一堆人来机场里送他和苏沐橙。

“放心吧,我肯定把苏妹子照顾的好好的。”方锐拍着胸脯保证。

苏沐橙闻言,佯怒的鼓起脸:“谁需要你照顾啊,方·副·队?”后三个字拖着长长的尾音。

大家都笑。

“苏队,你们路上小心啊。”乔一帆看看登机时间快到了,在一旁出声提醒。

苏队。

方锐暗暗的笑了一下,他对苏沐橙的能力没有丝毫怀疑,只是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口的习惯。

他抬头看了看电子屏,想的却是自己刚刚来到H市的那天,是一样的好天气。一走过出口就看了那个傻不拉几的接机牌和边上一张没耐心的脸。

呸,想这种闲事干什么。他努力的拉回思绪去登机口排队。

 

真是难得有除了全明星赛之外的事情,聚齐了这么多职业选手。方锐坐在会议室里,想着这么多老对手们居然可以联手,还能为国争光,想想都觉得神奇。

他不知道命运之神正在告诉他,这算什么,还有更神奇的。

 

听到喻文州说还会有个领队的时候,方锐瞬间脸色就不好了。他环顾四周,看到起码有一半人跟自己想到了一起去。

那句我靠还憋在心里,就听到会议室的门被推开。

然后有人替他直接喊了出来。

“喊什么喊,请叫我叶领队好吗?”叶修甩了一沓资料在投影仪边上,煞有介事地说。

 

于是这一次的见面会提前在惊吓中结束。选手们三三两两的走出会议室,方锐一时间又想走又有点苦恼和纠结。这个惊吓让他难以消化。更重要的是,叶修这一出现,他原本好不容易积聚起的抽身而退各奔东西互不相干的计划和气魄完全被打散了。

这人简直天生就会给人添乱,还每次都添的正中靶心。

结果一个犹豫的空当,会议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哎,方锐,我怎么看你不高兴呢,这么不欢迎我啊。”

“靠,你说你,退都退了,还回来干蛋啊。”方锐蹭的站起来就要走。

“哎哟,真生气了。说好的队友情呢。你就这么对待老队长啊。”叶修一脸“真是白疼你们了”的表情。

“滚蛋,你已经被我们兴欣除名了,那种玩意儿跟你没半毛钱关系。”方锐头也不回。

其实是有点儿怕。怕自己不知道怎么面对。

叶修放下手里的资料,紧跨几步挤到了正准备推门而出的方锐面前。

“好吧。队友情没有了。那其他的呢。”

“……啥?”

“装吧你。比赛完那天晚上你不是还来我房间了么?”

方锐觉得自己一瞬间血液凝固,头都要炸了。

“我那是关心队友!看看你是不是累晕过去了!”

“哦,这个时候又承认是队友了?我怎么不知道哪家的队友会半夜偷偷……”

“等等你他妈当时不是睡着了么!”方锐感觉自己终于抓住了重点。

“我睡觉不老实行不行?迷迷糊糊的感觉身边有人,吓我一身冷汗。一睁眼刚好看到你背影。”叶修状似无辜地摊开手,“我要是当时突然开口叫住了你还不得吓到,哥人多好啊。”

方锐不知怎么松了口气。幸好叶修不知道后面的事情,不然估计自己这辈子都要背上羞耻的心理阴影。

“不过我倒是藉此确认了点事情。”叶修又悠悠然开口。

方锐觉得心跳大起大落的有点不太好:“有话不能一次说完啊你?”

“你今天怎么这么暴躁,这种事情要说出来是需要一个美好氛围的。你别打断我啊等会。”

我靠我能忍住不暴走已经很不容易了好吗。这一戳一戳的你以为你在织毛衣啊。

“什么事啊快说。”说完我好走人。

“方锐,我看上你很久了。”

“我靠?!”方锐没忍住还是叫出声,这信息量有点太大了啊?!你能让我先消化消化吗?

“嘘。”叶修竖起一根手指,用眼神示意他天塌了也先给我安静下来,“你知道我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先前很多时候我都有错觉,觉得这事大概迈一步出去就能成,但是总觉得不保险不踏实。要知道这一步踏出去可就没地方后悔了啊。”

方锐心说你抢我台词,不过他还是尽力维持了表情没出声。

“但是吧,那天晚上方锐大大如此主动的表现,让我觉得时机已到……”

“那你当时怎么不……”方锐努力地用眼神表达疑问。

“我说的时机不是你想的那个,不是说了不做没把握的事吗?回家这事是迟早要定下来的,而且我得先回趟家交个底啊,毕竟到时候要领个男的回去这事有点大。但是世界联赛的事打乱我计划了。我这家常还没拉扯完就被急急忙忙赶出来了。”说到这儿叶修还配合的做了个沮丧的表情。

“我能说话了吗?”

“嗯,现在可以了。”

“叶修你大爷。”

“我大爷也是你大爷。”

“靠,我说什么了吗?你什么都没问我,还带自作主张的啊?”

“我也想正式的问一问呢。主要是走得匆忙。什么道具也没来得及准备,不如这样,世界联赛的总冠军戒指,哥先帮咱俩预定下来凑合用着?”

“……要是没拿到呢?”方锐脱口而出这句话之后随即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觉得被阴了的感觉……重点好像抓的不太对?

“所以说为了你的终身幸福,还请方锐大大在比赛时务必全力以赴。”

“……滚吧!”

心里接二连三爆炸了太多的情绪,方锐脸色跟走马灯一样的飞速变换。此刻饶是叶修再有着“我自岿然不动”的气场,但面对着就是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死盯着自己的方锐,心里也有点嘀咕。

他不知道方锐是在想,是应该先二话不说揍他一拳呢,还是应该把快要憋不住的笑容释放出来。可惜人只有一个,没法完整的表达出自己复杂的如同火锅底料一般的杂糅心情。

方锐想了一会,最后挑了比较好表达的。

他伸出手给了叶修一个拥抱,然后在他背后悄悄心满意足地比了个中指。

“老叶,你知道从刚刚开始你脸就红了吗。”


End

老叶生日快乐啊。点心请慢用。

本来只是个小脑洞,没头没尾的被我扯了这么长,挺不好意思的,连大纲都没有,想哪写哪。其实过程中一直都各种不满意,今天也一直在改改改的,实在是改不动了,就干脆完结啦【喂。感谢一直耐心看下来的大家(ρ_・).。 

不管多么流水账,总之,作者宣布,新郎可以吻新娘了。荣耀社相声分会负责人叶修大大和方锐大大从此以后过上了没羞没臊你唱我和齐心协力闪瞎众人的甜蜜生活。

最后照例——冷西皮求关爱(ρ_・).。 



评论(29)
热度(121)

© 岁云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