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云暮

叶粉,黄苏,喜欢大眼儿,喜欢方锐。
七期 in my heart≈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叶攻>黄攻>其他,本命叶黄,非常杂食。

朋友们,吃《黑帮盛世》的安利吗?

【卢刘/微叶黄】勇者与魔王(EG)

卢瀚文是生长在蓝雨村的一个小剑客。

身为一个剑客,卢瀚文的剑术水平在村里是算得上数一数二。

于是他很开心的度过了前十四年的时光。

 

后来,在他十四岁的那一年,无意间偷听到了村里长老的对话。才知道在这片大陆上,身为一个剑客,成人礼那天必须要以勇者的身份出发,去打败传说中剑系的顶端,魔王剑圣——对,就算被所有人尊称为剑圣,本质上还是一个可怕的魔王——完成挑战安然回来的时候,才能算作你已经成长为一名成年的、有能力有担当的剑客——真正的剑客。

 

什么嘛。还要等四年。

卢瀚文躺在村后的山坡上晒太阳,嘴里衔着草叶子,不满的想。

心里有个蠢蠢欲动的声音说,干脆现在就去吧。声音越来越大,搅得卢瀚文觉得头脑一阵发热,

我要证明给所有人看,我一定是最杰出的剑客!我要打败魔王,解救公主——啊不对没有公主,总之就是一定要赢!

瀚文·中二少年·卢下定决心后朝着夕阳大喊了一声,身心舒畅的回家整理行李了。

偷偷地瞒过大人们,半夜里卢瀚文拎着简单的的行李和自己那把剑,翻过院墙就出发了。

 

听长老说魔王就住在最高的那座山上。

他拿着一张凭记忆做出的简陋手绘地图,一边低头研究一边念念有词,没留神撞到了人。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卢瀚文连忙抬头道歉,却在看到对方是个同样背着剑的少年之后愣住了。

咦,你也是剑客吗?

不等对方回答卢瀚文就好奇的凑上前来,眼尖的发现了对方衣角上绣着的纹饰。

啊,你是微草的人!

他知道隔壁微草村和蓝雨村是常年的宿敌,经常为了水源分布之类的事情打架。

你谁啊。

背着剑的少年扯下耳机,不耐烦的问。

 

刘小别觉得自己的心很累。

他今年满十八岁了,按照规矩,要去挑战住在最高的山峰上的剑圣大魔王。临出发前,村长王杰希召集全村人为他送行,并且在他被大家的祝福感动的热泪盈眶的时候,小声地跟他说,其实你们剑系现有的这些人中,没人能打败魔王的,就是让你们去见识一下世面,免得骄傲自大,压力别太大啊。说完,村长后退一步,朝他挥挥自己的魔法扫帚大声喊,勇者刘小别,我们看好你哦。

所以刘小别在明知自己很大可能会——不,村长都这么说了,那基本上是必然会——失败的情况下踏上了这条寻找魔王的路。

他已经因为忧愁和烦恼而扯坏了两副耳机。

 

你是微草的刘小别前辈吧!

卢瀚文很开心,他早就听说隔壁村同样有一个剑客,使着和自己相同的招式,也是少年成名水准了得。他一直心痒得想去见识一下,有可能的话还想切磋几把。无奈因为两村关系一直不太好,总没有机会。

所以说你到底是谁啊。

我叫卢瀚文,就住在你们隔壁蓝雨村。我早就听说过刘小别前辈啦,对了,我们都是剑客哦。小别前辈也是去挑战魔王的吗?我们可以结伴!

刘小别心说我当然知道,半夜三更普通人谁没事干走这条道。

只是……等等。

卢瀚文?你不是还不到十八岁吗?刘小别皱眉。隔壁蓝雨村出了个天才剑客的事情他有所耳闻,只是如果传闻不假,这个少年今年应当只有十四岁啊。

有什么要紧?卢瀚文撇撇嘴,我是为了证明自己,有志不在年高你懂的吧……

什么乱七八糟的。刘小别忍不住打断他,你年龄不够,太危险了,还是回去再等等吧。

什么意思!刘小别前辈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卢瀚文蹭的拔出背后的剑,来一决胜负吧!让你看看我的实力!

一边心想,啊,电视剧诚不欺我,这样的台词光是喊出来真的就好爽。

 

等等,剧情为什么突然进展到这里了。刘小别还没来得及感叹心好累,就看到卢瀚文的剑光劈了过来。

他只好抽剑应对。

没想到对面的,呃,小朋友——真的有两下子。刘小别刚开始想着不能欺负人,手下还让着一些,不过很快就发现自己不能分神了,卢瀚文的密集攻击逼迫他必须全神贯注的应对。

你不是出手快吗,我比你更快。这种高手之间的对决让刘小别越战越兴奋。全然忘了自己最开始的那点心思。

最后两人勉强打了个平手,都累的躺在地上气喘吁吁。

怎么样小别前辈,我有没有资格和你一起去挑战魔王啊?卢瀚文满是汗水的脸上充满了自豪。一个问句硬是被说出了感叹句的气势。

刘小别觉得自己恢复了一点理智,可是你年龄确实……但他在知道了对方确实实力不俗之后又说不出什么太冠冕堂皇的理由。

最后只好说,好吧随便你,不过说好了,到时候遇到魔王,我不会顾及你的。

 

刘小别没告诉卢瀚文所谓魔王的真相,他觉得这对一个充满梦想的十四岁少年而言有点太残酷了。

另外就是,卢瀚文毕竟是蓝雨村的人,刘小别觉得村长是处于对自己的保护才告诉自己的,既然是村长偷偷说的,那就算机密;既然是机密,那就没必要让太多人,特别是敌对关系的人知道。

更何况按照村长的说法,勇者应该不会有太大的生命危险。

……吧。

他又想起村长第一次和自己彻夜长谈,关于勇者挑战魔王事宜的情景。灯下的村长表情严肃,标志性的大小眼都快成一样的了。

所以到底哪句话是驴我的啊村长。刘小别郁闷不已。

差点就扯坏了第三副耳机。

 

最高的山峰很好认,除了路有点远之外。

一路上,就像所有需要打怪升级的套路一样,每经过一个村子,他们都会帮村里人除去妖物来换得经验值啊不换得食物和各种补给。

也收获了无数的赞美,什么双剑搭档所向无敌啊,什么年轻真好之类的。特别是听说了他们是要去挑战剑圣魔王的勇者的时候,纷纷在赞扬了他们的勇气之后表示英雄放心吧我们会为你们祈福的。

一开始刘小别还要认真的反驳我们只是顺路不是搭档,后来次数多了就懒得说了。倒是卢瀚文听到这样的说辞很开心。他大大咧咧搂着刘小别的肩膀说各位乡亲放心吧,我们一定会除掉魔王解救公主啊不解救苍生的!我们可是最强搭档!

靠,连前辈都不叫了吗。刘小别扶额,觉得蓝雨村的教育可能有问题,小孩子就应该多读书,少看点肥皂剧。

不过他们伙食肯定不错,小小年纪个子窜的倒是快。

 

他们一路还算顺利的到达了山脚下。

明天就要上山了。

留宿在山脚一个破败的茅草屋里的刘小别心情有点小激动。

 

他回想起这一路的经历,首当其冲的就是几乎无时无刻萦绕在身边的“小别前辈今天天气好好我们来切磋吧”“小别前辈我们来切磋一下锻炼身体”“小别前辈下雨了没法赶路干脆来切磋吧”的噪音骚扰。

刘小别觉得,别的不说,自己这一趟下来起码在忍耐力上得到了很好的锻炼。他已经练就了在名为卢瀚文的声波攻击下保持岿然不动状,专心眼前事的能力了。

 

他睡不着,旁边的卢瀚文倒是因为赶了一天路,累得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果然是小孩子,心里没事。真羡慕啊。

真的要带他一起去吗?

万一有危险呢?

大战临头,刘小别重新开始犹豫了。

 

犹豫了半天也没犹豫出结果,刘小别带着心事睡着了。

卢瀚文翻了个身睁开眼睛,眼中盛满笑意。

明天对他来说太重要了,如果打败了魔王,不光能够证明给村里人自己是最强的剑客,还能证明给刘小别前辈看,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自己是能够和他比肩的大人,不用任何人操心。

 

第二天天刚亮,两个人就出发了。

看来已经很久没有勇者前来,上山的路已经被杂草掩盖。他们只得抽出自己的剑,一路砍着藤蔓艰难前行。

夕阳将要落下的时候,他们又累又饿的,终于到达了山顶。

山顶倒是很平坦适合打架,但是——

光秃秃的连根毛都没有,说这里住着魔王,哄谁呢。

 

魔王,你在哪,快出来接受挑战吧!卢瀚文大喊。

刘小别无奈,你急什么,累一天了,刚好趁此机会休息休息,补充能量。

卢瀚文觉得有道理,就坐下来和刘小别一起啃干粮。

吃饱喝足之后他又开始喊,魔王,你是不是害怕了呀,快出来!

刘小别正在认真推理自己是不是真的被驴了,不耐烦的说喊什么喊,哪有这么喊出来的魔王,太不正经了。

 

话音刚落,就看到远处出现了一个影子。

还伴随着隐隐约约的嘈杂声。

老叶你别拦着我我靠谁害怕了死小鬼张狂什么呀来看剑看剑看剑——

少天·剑圣·魔王·黄以一个类似三段斩的姿态冲到目瞪口呆的两人面前。

哟你们就是来挑战的勇者吗看着可真狼狈啊谁刚才说我害怕了来着来战啊!

他摆出一个帅气的迎战姿势,背后的披风猎猎作响,然后——

我去我武器呢!

 

卢瀚文终于明白了刘小别总说的心累是什么意思了。

还能不能靠点谱啊魔王。

他忍不住念叨出声。

 

黄少天整理了一下衣领,倒是一脸坦然。

说什么呢。你俩一上来我就仔细观察了,觉得吧不能太恃强凌弱,就决定以魔王的初级形态——流木的方式和你们一决胜负了。如果你们能打败初级形态,夜雨声烦自然就会出现。

说到这儿他猛地回头喊。

老叶!走太急了吸血光剑快给我扔下来!

 

山崖边出现了第二个人影,不同于黄少天的突然出现,这人是扛着把伞慢悠悠的不知从哪飘下来的。

哟。叶修收起伞抗在肩头,小朋友们好啊。

 

谁是小朋友啊!你不是君莫笑吗!不是隔壁荣耀大陆时空里的BOSS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刘小别的吐槽和他的招式一样爆了速度。

还不是因为少天冲的太快。我是来送武器的,顺便围观一下,放轻松啊,慢慢打。叶修抬手扔给黄少天一把剑,然后走到远处盘腿坐下。

黄少天拿到武器之后冲叶修飞快比了个中指,然后转过来,一脸状似无害的微笑冲刘小别和卢瀚文勾勾手。

可以开始了吗勇者们。单挑太麻烦,一起来吧。

 

果然是魔王啊。刘小别躺在地上想。

他本来觉得以二打一有点胜之不武,结果卢瀚文提剑就上,一边喊着小别前辈快上吧这可是魔王不要想太多……于是他也赶紧加入战局。

虽然两个人联手打败了流木逼出了黄少天的高级魔王形态——夜雨声烦,但是在剑圣面前,他们都不是对手。

还是失败了。他有点沮丧的看着黄少天收回冰雨的剑势,又变回流木的形态。

老叶,差不多了,喊人吧。

 

难道是要叫一群小妖魔来灭口?

刘小别心里一惊,自己和卢瀚文的体力恐怕……他回头看了看坐起来擦拭伤口的卢瀚文,瘦削而沉默的背影让他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应该坚定信念,直接把人送回蓝雨村。

而不是一念之差放任他来这种危险的地方,最后可能还会赔上性命。

还是个没成年的孩子呢。刘小别心里的负罪感越来越重,几乎忘记了自己也不过是刚刚成年的十八岁。

小别前辈!卢瀚文突然开口,声音却是一如既往的活泼。他转过身来,不顾脸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冲着刘小别露出惯常的自信笑容。

还没结束呢!我可不想死在这里,我还有魔王没有挑战成功,还没能证明自己呢!

所以小别前辈,我们一起杀出去吧!

刘小别那个瞬间觉得,虽然天光暗淡,但他分明在少年的眼睛里看到了最美的朝阳。

好。

他郑重的点点头,站了起来。两人背靠着背,同时握紧了手中的剑。

一起加油哦。

嗯。

 

卢瀚文?

咦?卢瀚文惊的手中武器哐当一声掉在地上。他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因为他看到出现的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自己生长的蓝雨村村长——喻文州。

后者一脸微笑的出现在叶修身边。

紧接着出现的是骑着扫把而来的王杰希。

这下糊涂的还有刘小别。

 

村长你们怎么来了?两个人同时问到。

领你回去啊。喻文州笑眯眯的说,小卢你居然一个人偷偷跑出来,胆子很大嘛。

卢瀚文知道自己回去免不了责罚了。

还跟微草的人混在一起。继续笑。

卢瀚文知道这顿责罚大概比以往每次捣蛋加起来都要重了。但他硬着头皮开口,我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反正迟早都要来挑战魔王……

话没说完就被喻文州拎住了领子。

少天,叶神,多谢你们通知我了。喻文州朝二人打了个招呼,举起灭神的诅咒,带着卢瀚文渐渐消失。

 

另一头的刘小别一脸诧异的问,村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这个啊,你们剑系的传统试炼而已。王杰希拍了拍袍子上的灰尘,指着一脸我在看热闹的黄少天说,想打败他啊,你还有的练呢。给你个机会认清自己的实力,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嘛。

好吧。刘小别觉得心累已经不足以形容了。

村长,我很心塞。

塞什么塞,你倒好,怎么跟蓝雨那个小鬼混在一起了。

村长,不是我,是他……

好了好了。王杰希挥手打断了刘小别的解释。有什么话回去再说。他骑上扫把,走吧,记得抓紧了。

 

黄少天饶有兴致地围观完,一转头,发现叶修已经不见了。

空气中只隐隐传来声音的余波——

剑圣大大吸血光剑记得还我啊那可是公会财财产!

深吸一口气,黄少天双手在嘴边圈成喇叭状,朝着叶修离开的方向毫不犹豫的送上垃圾话。

滚滚滚滚老叶你怎么这么小气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至于回村之后,刘小别经常会在不经意间被冒出来的卢瀚文缠着切磋,美其名曰为下一次自己正式挑战魔王磨练技术的事,和关于吸血光剑产生的借贷关系如何解决,都是后话了。

总之,作者宣布,勇者们从此过上了幸福甜蜜(?)的生活。

魔王们也是。

 

 

完。

@- MediTation -   提供的脑洞,一发完结。

作者保证没黑任何角色啊,写来图个乐子嘻嘻嘻。

算是老叶生贺?不管,反正出场了XD

评论(17)
热度(39)

© 岁云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