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云暮

叶粉,黄苏,喜欢大眼儿,喜欢方锐。
七期 in my heart≈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叶攻>黄攻>其他,本命叶黄,非常杂食。

朋友们,吃《黑帮盛世》的安利吗?

【叶方】最佳损友(7)

第二天各大报纸电竞版都大篇幅详细描述了这场赛事,尤其是方锐,俨然是报道的核心。电竞周刊更是直接打出了“方锐!转型!再封神!”这样拉风的大标题,来表达对方锐在比赛中,特别是团队赛上让人惊艳的表现的由衷赞叹。

陈果一大早站在楼下,拿着报纸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叶修见状,指了指那篇报道:“想看就上楼吧。顺便把这个给他拿去提个神。”

端着餐盘三两口解决掉早饭,叶修看着楼上一角半开的房门,像是下什么决心一样的表情。

 

方锐的屋子里站满了兴欣的队员。正主正半躺在床上,一副被围观状不耐烦地哼哼着。

陈果赶紧把杂志递了过去。

转型再封神。看到报纸的标题方锐心里不得意是不可能的,不过他面上仍然装作毫不在意地把报纸随手扔在床边。

“哎,你们都没人帮我带个饭吗?”方锐嚷嚷着,“都别围着我啦,又不是要死了。”

“还有力气喊,看来真没事儿。”刚进屋的叶修一扬手,“行了,大家该休息休息,等会儿去复盘。”

“说你呢,两手空空的上来,就是这么对待功臣的吗?”方锐嘴上这么说,但也一掀被子准备下床。

“你先等等。”叶修的表情挺认真,“别急着逞能,你的状态还得再好好检查一下。”

方锐没做声。

他的故作轻松下面掩盖的是自己也不知道把握有几成的心虚。

下一秒心虚变成了心塞。

因为叶修直接一把抓起了他的手。

“你昨晚回来是直接睡了吗?”口气倒是严肃的一本正经。

“……是。脑子有点懵,浑身都累。不过手指恢复训练我做了啊。”方锐觉得自己可能累得不轻还没缓过来,不然为什么听自己说话的声音像是耳鸣了一样。

“肌肉还是绷得很紧,指尖颤动频率有点高。”说着按了按方锐的肩膀,不出意外的听到微小的吸气声。“还是潦草了,真够不让人省心的。昨晚就不该放你先上来。”

方锐不着痕迹的把手抽回来,假装按揉了两下。

“基本上,短时间内没法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了。”他忍不住还是说出了最不想面对的实情。

“嗯,知道。”叶修倒是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没有太大意外的表情。

“坐下吧。”他指了指扶手椅,“让哥好好教教你。”

 

方锐难得的面对叶修觉得没话可说。

说不清有几分暧昧的动作简直让他要产生错觉,但叶修的认真表情却又很快把他拉回现实。

大概只有自己在尴尬?

方锐在心里默默的鄙视了自己的不淡定。这在荣耀职业队内又不是什么太过罕见的场景。

“哟,叶修你这按摩油味道不错,什么牌子的?”

“我靠,你这重点抓的有点略犀利啊?”

“好吧好吧,劳驾荣耀联盟第一人——可能得加上曾经——给我按摩,小的真是感激涕零不知所言……”

“哎,这才对嘛,且偷着乐吧,哥的手艺可不轻易外露。”

叶修嘴上调侃,手里功夫却一点也没耽搁。从指关节到掌心,每个地方都仔仔细细地揉按。方锐一时又不知该说些什么,他不得不拿出比赛时让自己保持高度专注的劲儿来转移注意力。房间里安静了许久,久到方锐真的开始认真思考别的事情的时候,叶修突然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

“总决赛你得上。”

“哈哈哈怎么了,知道没哥不行了吗?”方锐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狠狠沉了一下。自己目前的状态,他自己都没有太大把握。总决赛,是个职业选手都想登上的舞台,但是自己经过昨天那场高强度的比赛,各方面损耗都太大,身体大概短时间内很难调整到最佳状态。如果到时候因为自己状态不佳导致失误,影响全局,甚至……输掉比赛。

方锐不想再往下想了。

结果叶修这边倒是一脸轻松:“是啊,我们兴欣可都仰仗方锐大大的黄金右手呢。”

“你就不怕我上去手直接抽筋被打爆啊?”

“怕啊。可是你不上,还有谁呢。”叶修依然很平静。

这倒是实话,兴欣能打的都上了,他要是不能出战,队伍空缺可真是有点大。

“更何况,夺冠之战你没亲自参与,不会遗憾吗?”

“行啊,就冲你这份苦心,看哥给你拿奖杯回来吧。”方锐一边说一边象征性的动了动手指。

叶修笑着收手,又拿起手边的小瓶子朝他晃了晃:“练习量按常规大小来,恢复训练时间加倍。最好这两天再能好好休息。”

“好的叶医生。我现在可以去吃饭了吗?”方锐翘着一边嘴角。

“当然,按时吃饭也是恢复身体机能的绝佳方式。”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方锐除了复盘的时候出现过一次之外剩下的时间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陈果很担心但又不知道要怎么说,倒是方锐看出她的表情,在叶修告诉大家出发的时候,冲她笑了笑,是一贯的那种有点自信又狡黠的样子。

陈果知道这是他告诉自己别担心的方式,她努力让自己心中填满自信,回了一个微笑。

 

但现实就是现实,什么幻想都能瞬间击破。当方锐输给吕泊远,从比赛席上沉默下场的时候,每个人都能看出他怎么样都不能再上团队赛了。

“你尽力了。”叶修搭上他的肩膀。

“这话听着挺讨厌的。”方锐没再勉强自己笑,他第一次推开叶修的手,颓然的坐下。

手机响了,他看到了林敬言的短信——还没结束呢。方锐拿着手机愣了半天,最终抹了把脸坐直了身子。

“我觉得老林说的很对。”叶修在一边插话。

“滚滚滚,还敢偷看我短信。”

是啊,还没结束呢,自己还有值得信任的队友,还有未来很多的时间。比起那些已经退役离开的人,机会这种东西,自己总还是有着大把的呢,不是吗。

于是他暗暗咬紧牙关坐在下面,紧紧盯着全息投影。

 

来看了这场比赛的现场观众此刻大概都觉得这场比赛简直值回票价太多。无论是一挑三先声夺人的周泽楷,逆转擂台形势的方锐,还是终于实现一挑三诺言的唐柔,每一个片段的经典程度拉出来,都能够被荣耀迷们津津乐道好久。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团队赛的最后一刻,还在战斗的选手的只剩下兴欣的苏沐橙叶修对轮回的周泽楷孙翔江波涛的时刻到来。

沐雨橙风在被集火击杀前,抢出了一记漂亮精准的地图炮,这记热感飞弹对场上轮回三人组的血线造成了极大的压制,尽管在蘑菇云升起的瞬间,沐雨橙风的血线就降到了零。

而在热感飞弹尚未散尽的浓烟中,在她倒下之后的6.5S内,叶修操纵着散人君莫笑,完成了荣耀史上迄今为止最为超神的补刀,三杀无浪、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站到了最后。

 

整个赛场之前杂乱无章的尖叫和吸气声都被这最后时刻的反转震惊而消失,但一瞬间的静音之后,就是观众席一角上兴欣的粉丝团爆发出的近乎嘶哑的欢呼声。

荣耀联盟第十赛季总冠军。

兴欣战队。

作为职业选手,方锐也曾经无数次设想过自己有一天得到这至高的荣耀时会是怎样。而当这一刻真的来临,他发现自己原来的设想统统都太过贫乏。

那种打从心底里涌现的愉悦,一路淹没至头顶。

方锐咧着嘴开始笑,觉得自己眼角有点湿。

陈果好不容易止住眼泪,转头一看吓了一跳,“方锐?你没事儿吧?”

“没事老板娘!我是高兴的!”舒畅夹杂着一丝疲倦涌上来的,方锐觉得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真好啊,果然拿到冠军的感觉太爽了。

能够并肩站在领奖台上的感觉太爽了。

 

颁奖仪式马上开始,队友们连眼泪都来不及擦就推推挤挤地上了舞台,拥在叶修和苏沐橙的周围。方锐正要站在中间施施然享受一下聚光灯和欢呼声带来的快感,眼一瞥,却看到身边叶修的双手很小频率的颤动了一下。

是如果不仔细看也许不会察觉的抖动,但一个经过了长期严格训练后的职业选手不会有也不被允许出现这样的情况。

心里蓦地闪现过一些模糊的、令人不太愉快的念头,但还不等方锐开口求证,联盟主席就在礼仪小姐的陪同下出现在了舞台一侧,身后托盘上的奖杯和戒指在灯光下闪烁的光芒简直要刺痛双眼。

叶修伸手接过奖杯的那个瞬间方锐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双手已经先于大脑做出了反应。

叶修没能拿得住奖杯。

坠落的奖杯被方锐和另一边的苏沐橙及时伸手接住。

好在身边的队友们都反应很快,在惊呼声落下尾音之前大家纷纷举手托起奖杯。于是几秒钟之间,场面变成了战队全员和队长一起分享荣耀的其乐融融大团圆画面。

 

仪式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叶修没参加,他坐在休息室里叼着未点着的烟朝队员们挥挥手:“让我养养精神,一会儿才能出去咱们自己庆祝一下。”

方锐磨蹭了一会儿。最后只剩下自己和叶修两个人时,他走到叶修面前,直直盯着对方。后者大概在找打火机,右手在口袋里停留了一会,最终还是垂到身体一侧。

“你的手。”只说了这简短的三个字,方锐就觉得嗓子干得厉害。

“嗯。”叶修含混的应了一声,“真是年龄大了,拼一把手速就成了这样。”

“你想当第二个孙哲平?”忍了忍,还是没忍住。

“不想。可我想赢啊。”叶修揉了揉眉心,“你能理解的。”他摊开手,半躺在座位上。

方锐没话说了。他不光能理解,事实上他知道从一开始自己就没什么可说的,而现在还站在这里简直显得太蠢。

不。还有一件事。

自从叶修季后赛也坚持第一顺位首发之后,方锐心里就有了个模模糊糊的预感。而现在站在这里,虽然什么直接证据也没有,但他差一点就想直接问出。

你……打算退役了吗。

但想了又想,还是问不出来。

于是叶修就看着方锐在自己面前脸色阴晴不定的变换了一会儿之后,果断的转身出门去追战队其他人了。

直到周围彻底安静下来,他才长叹出一口气,握紧了自己的指尖。


TBC


突然觉得题目跟文没啥关系的样子哦_(:з」∠)_

马上就写完了!天了噜,我都要被自己烦死了……

评论(7)
热度(58)

© 岁云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