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云暮

叶粉,黄苏,喜欢大眼儿,喜欢方锐。
七期 in my heart≈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叶攻>黄攻>其他,本命叶黄,非常杂食。

朋友们,吃《黑帮盛世》的安利吗?

【叶方】最佳损友(6)

赢了蓝雨之后大家都没怎么过分开心,季后赛第一场终于让他们感受到了更为彻底的竞技节奏和压力。淘汰赛制如此残酷,一旦输,就意味着这个赛季绝对的结束。就算是喻文州的淡定微笑和黄少天不服输的鼓劲,也掩盖不了比赛终了那一刻蓝雨全员内心浓浓的、写在脸上的挫败感。

这种感觉很讨厌,兴欣的每个人都不想去体会。

 

接下来的半决赛,兴欣对霸图的比赛一路都打得异常艰辛。

不,不如说从入场开始,他们就感觉到了这种艰辛。本来因为是自家主场,想和以前一样从网吧出发直接进场的兴欣众人,不得不在保安的带领下才能穿过霸图粉丝的人墙。这一切的源头当然都是因为他们队里那位霸图永恒的死敌。

“真没想到,仇恨的力量如此之大。”尽管是兴欣的主场,一路被保护着走进场馆后,听到观众席上此起彼伏的“干死他”还是让方锐觉得大开眼界。

“呵呵,他们恨我大概得有十年了吧。”

“那个词儿叫什么来着……羁绊,是不是?”

叶修呼噜了一把方锐的脑袋:“说什么呢,别说韩文清张新杰,随便哪个粉丝听到都要糊我一脸了。你想兵马未动,主帅先死啊?”

“你妹的叶修,别动坏哥帅气的发型!”方锐嚷嚷着打掉叶修的手,有没有脸红大概在光线不足的选手通道里只有他自己知道。

 

方锐今天的状态非常不错,连下对手两盘。赢的感觉太好了,以至于他忍不住开始想象着冠军。结果上了赛场还走神的后果就是被一个新人打的有些狼狈,惨淡收场。

霸图的粉丝自然不会客气,一片口哨和嘘声中,方锐离开比赛席走下来。心里懊悔着自己怎么就偏偏在这时候会沉不住气。

而队友对于这么明显落败的嘲讽自然十分及时。

“太弱了啊,被一个新人打成这样。”叶修毫不留情地鄙视。

“太难看了。”魏琛跟着鄙视。

“这种时候大概只有下跪才能求得荣耀之神的原谅。”包子也在一本正经的念叨。

“靠,不至于吧!”方锐说,“我蹲着检讨。”说完,真的抱头蹲到了选手席的角落。

这边陈果有些过意不去,叶修却手一挥“检讨去吧”,转头就去跟即将上场的唐柔交流了。

感到唐柔已经上场,方锐抬起了头,不出所料的看到叶修弯着腰饶有兴致的盯着自己看。

“看什么看,监督我检讨的力度吗?要不要我当场给你背个检讨书出来啊?”

叶修屈起手指敲了敲他的脑袋。

“别装了赶紧起来,荣耀之神原谅你了。”

方瑞琢磨了一下才转过弯来:“我靠,老叶你脸真大。”

“是吗?”叶修还真去摸了摸自己的脸,“我以为我最近瘦了一点。行了,看比赛。”说着拽了他一把。

 

这场比赛最后以兴欣的胜利告终。但就在所有人感叹完罗辑在团赛上出人意料的“拆迁流”打法,忍不住开始想难道兴欣今年真的能拿到总冠军的时候,在第二场霸图主场,兴欣输掉了比赛。

现场的霸图粉丝们差点把房顶掀翻。叶修在两队握手时遭到了张佳乐简直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一般的无情嘲笑,叶修没理他在背后张牙舞爪的比中指,一路微笑着握完手之后出来就点上了烟。

 “果然是老家伙们。”叶修抽着烟感慨,身边大家都很安静,看不出输了比赛的沮丧,但眉眼间全是凝重。方锐知道,叶修口中的老家伙,“老”字说的根本不是他们的年龄,而是技术和经验的老辣程度。

恰恰是兴欣的短板啊。方锐觉得一向乐观的自己也有点开始发愁了。但这种时候军心很重要,所以他还是挂着笑脸问叶修,有没有什么想法。

“想法就是,大家好好休息,平常心准备就行。”

“就这?”

“哦对了,还有一个,小惊喜。明天你们就知道了。”叶修故意卖着关子。

 

方锐没太把他的话当回事。第二场比赛近在眼前,叶修总不可能偷来张新杰的笔记本一类的东西了解霸图的战术布置吧。

最近高强度的比赛让方锐感到几分真切的身心疲惫,心里想不了太多事情就早早去休息了。

然后第二天他就站在叶修的电脑前,略带吃惊的看着屏幕上一排以兴欣队里每个选手名字命名的视频文件。

 “呃,惊喜?”方锐指指屏幕。

“对啊,怎么样,哥熬了一晚上做的。一人一份。不错吧?”叶修的神情确实带着熬夜的困倦,又有几分像是邀功的得意,“剪辑的都是精华,包你们满意。”

方锐只当他昨天是在安慰大伙,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惊喜。他拉开旁边椅子坐下,有些迫不及待的点开传给自己的那份。

“看不出来啊老叶,你居然还是个技术宅。”方锐一边翘着脚看,一边大爆手速把视频第一时间传上了网,“哎哟这个角度选得好!哥的海无量真是帅的没天理!”

“我说你怎么这么手快……”叶修无奈。

“这种刷帅气度的事情,我向来都不会错过的。”方锐嘿嘿一笑,“送我的嘛,我有权任意对待。”

“顶个猥琐大师的名号你怎么还会有这种想法?再说这视频名字起的,简直中二到不忍直视。”叶修点了点方锐的电脑屏幕,“黄金右手”几个大字极尽拉风。

“嘁,懂什么叫吸引眼球吗?”方锐不以为然的刷新了一下,果然,视频热度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飙升。相伴而来的就是各大游戏网站的转载和评论,一路看下来,最多的就是在分析方锐输了比赛还上传自己的耍帅视频是什么心态。

“哈哈哈哈哈什么心态!你都说是耍帅了还问!”方锐笑得一点形象也没有,“而且这帮人写稿子不认真啊,我哪里说这是我自己做的了。”

他按下暂停键,令人眼花缭乱的游戏场景角落里,有一个很小的模糊不清的伞状标志。

“叶修你真狡猾,还藏了这么小一个标记在这儿。欺负人家编辑眼力不好吗?”

“不还是被你发现了。再说这可是哥一晚上的劳动成果,不留点什么多遗憾。”

他俩说话的时候,那边魏琛也不甘示弱的上传了自己的视频,紧随其后的就是包子和被包子公然强抢的罗辑的视频。结果最后各大门户网站的游戏板块,无论是视频区还是讨论区,都被兴欣屠版霸屏。一堆人围在电脑前,顺着各种转发饶有兴致的翻看,时不时爆发出笑闹声。

陈果在一边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

她觉得自己好像没那么焦虑了。

 

后面的日子里发生了两件大事。

兴欣在第三场比赛中战胜了霸图,进入了总决赛。

林敬言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退役。

 

方锐在比赛结束后飞奔一般地赶往选手通道。

这里没有外面的人声鼎沸,没有记者的长枪短炮。有的只是两个多年搭档最后一次的告别。

方锐回来之后没人去问他到底都和林敬言说了些什么,他只是笑了笑说,咱们肯定得得冠军。后半句话他藏在心里面没说出来,叶修只是看着他的眼睛说:“当然,我不一直说能得么,都这会儿了你还当我是开玩笑啊?”

“没。“方锐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你说的是能,我说的是肯定。”

 

总决赛。

兴欣第一场输给了轮回,但看起来每个人的状态都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叶修挺欣慰。

“越来越有王者风范了啊,你们。”

方锐没说话。他心里其实还是有一点情绪的,叫做不甘心。

拿着兴欣全队第一薪酬,好像一路走来自己的作用并没有那么大?他挺难堪的,虽然没有任何人责怪过,但叶修曾经无意间的嘲讽还是被记在了心里。

这种难堪,攒在心里就成了对上场一战的执念,和战胜对手的渴望。

这种感觉持续到擂台赛结束,方锐几乎做到一挑二收进了两个人头分。叶修毫不吝啬的给了夸奖,他心里也很高兴。这也算是不负自己的身价了吧?

直到团队赛,方锐在地图上废料库外截到方明华和吕泊远的时候,他才感觉到,还不够。

自己能发挥的作用,还多着呢。

 

一开始他还知道叶修在废料库那一带,并且以一敌三拖住了轮回的主攻。后来就再也没有想过。他只知道自己必须要拖住方明华的笑歌自若。阻止了牧师的援助,另一边的兴欣就能拥有绝佳的机会。这场比赛的节奏点,现在真正的掌握在自己这边。

尽管很累,但方锐觉得这是自己打过的,某种角度来说最纯粹的一场比赛。

因为他心里已经没有了胜负,没有冠军,甚至没有去想场上兴欣其他人现在的战况怎么样。他也已经不再去数自己坚持了多少秒,时间在这一刻对他而言好像已经停止了流动,周遭的一切都不存在。

只有眼前的云山乱和笑歌自若。只有对海无量的这一个操作,和下一个操作。

一直持续到,战斗结束,荣耀两字迸出的那一刻。

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下来的结果就是方锐觉得浑身都没了力气。太阳穴突突直跳,眼睛酸涩的眨眼都觉得疼。他试着动了动手指,刚刚还能灵活的做出各种微操的手现在已经开始僵硬,神经迟钝的几乎感觉不到手指的动作。

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操作间绝佳的隔音效果隔断了外面的喧嚣沸腾,但此时在方锐心里,那股迟到的,久违的欢呼声慢慢响彻胸腔。不是为了自己在总决赛场上以一拖二如此长久,完成了一件多么伟大的功绩,也不是因为兴欣打破了轮回主场不败纪录带来的成就感。

只是因为有两个简单的字,在心里无限放大。

赢了。

 

兴欣的选手们接二连三的从比赛席走出,观众席上的欢呼声也随之一浪高过一浪。

大家都聚在一起后突然发现,少了个人。

“方锐怎么还没出来?”苏沐橙话音还没落下,叶修就已经转身走向比赛席。其他人意识到事情不对,急忙跟上。

 

叶修推门而入时,看到方锐整个人以一个很舒服的姿势瘫在椅子上,一副发愣状盯着屏幕上最后定格的荣耀二字。

“还能起来吗?”

方锐转过头,看清来人后冲叶修懒懒地哼笑了一声,又勾勾手。

“能,扶朕起来。”

叶修皱了一下眉,难得没接上什么话,只是伸手把人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方锐越过叶修的肩膀看到了后面跟着的人,冲他们扬手:“同志们好啊。”

还有精神调侃,大家都稍稍松了口气。

回去的路上方锐顺手调戏了一把轮回的粉丝,冲着自己引来的不小的嘘声还笑得很嚣张。

但从进了休息室后到晚上回房间以前,除了回到上林苑之后草草打了声招呼示意自己先回房外,他再也没说过话。

直到方锐进了屋,大家才都纷纷露出担忧的神色看着叶修,欲言又止。

叶修摇摇头:“我们谁都没法对方锐的状态做一个确切的保证。这回,真的是要看天意和他自己了。”


TBC


这章,就是,想,刷,方锐大大的,时髦值。

无论你们,感觉到没,都得,看出来。

还是,这种,嘴炮,好写。感情,呵呵。

评论(2)
热度(66)

© 岁云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