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云暮

叶粉,黄苏,喜欢大眼儿,喜欢方锐。
七期 in my heart≈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叶攻>黄攻>其他,本命叶黄,非常杂食。

朋友们,吃《黑帮盛世》的安利吗?

【叶方】最佳损友(4)

联盟的冬休期到了。

除了天天泡在装备研制里的叶修和关榕飞,其他人都在抓紧难得的时间休息,而随着春节来临,每个人的电话都频繁了起来,基本都是家里在催问几时回家,手速快的已经开始收拾行李。

又挂掉电话的唐柔一脸无奈的笑:“我爸催我回家带他刷副本,他秘书那份攻略有点问题。”

陈果想了想,决定趁着大家都还在,提前吃个兴欣内部团圆饭。

 

“上次这么吃饭还是半年前给你的接风洗尘宴啊,真是时光如水岁月如梭。”叶修一边抢在魏琛前面夹了一筷子鱼肉一边感慨。

“上次我就没吃饱。”方锐一脸诚恳的说,“光顾着听你忽悠了。最后一激动直接拍桌子把事定了,都没顾得上多吃点。”

“来来来,补给你的。”叶修大大方方的往方锐碗里夹了一大块排骨。

“老叶你个心脏货,这上面就没肉。”

 

吃饱喝足之后又浩浩荡荡去了KTV里闹,一开始大家还有些害羞,后来包子奋不顾身的上前嘶吼了一曲《好日子》之后,气氛顿时活络起来。

女孩子们唱歌都很好听,唐柔更是表现出她在音乐方面极大的天赋。

而男同胞们挨个上前,用自己风格各异的走调接受了陈果的嘲笑。

听完魏琛的嘶吼,方锐啃着薯片一脸备受摧残状:“幸好打荣耀不要求有音乐细胞。”

魏琛满不在乎的朝沙发上一躺:“老夫就是没点这个技能点。你行你上啊。”一顺手把话筒塞他怀里。

方锐吃完最后一片,拍拍手走上前。

“看哥给你们露一手。”

 

“朋友我当你一秒朋友

朋友我当你一世朋友

奇怪过去再不堪回首

怀缅时时其实还有”

前奏一起,本来以为他会点个恶搞的大伙,表情都有点小意外。于是闹哄哄的包间里安静下来,伴奏,歌声和略微的回音在整个空间里游荡。

“哎呀说起来方锐是G省的啊。”陈果一副恍然大悟状小声地说,“难怪会选粤语歌。”

唐柔点点头:“没想到唱歌挺好听的。”

另一边角落里的叶修抬头,正对着方锐坐直身子,握着话筒唱歌的一小片侧影。他心里想这种双手握话筒的姿势,简直和小朋友一样。

声音也是。平日里不被注意的年轻此时凸现出来,更少了那股促狭和没正形,咬字清晰的粤语发音字正腔圆。

也是他很早以前听过的一首歌,讲的是个有点伤感又无可奈何的故事。

叶修叼着没有点着的烟解馋,专注的神情在昏暗的包厢里染着不真切的阴影。

他忍不住好奇方锐现在是什么表情。

 

“朋友你试过将我营救,

朋友你试过把我批斗。

无法再与你交心联手,

毕竟难得有过最佳损友。

从前共你促膝把酒,

倾通宵都不够,

我有痛快过你有没有。”

 

放下话筒后大家纷纷鼓起掌来。方锐扬了扬眉毛,心里却莫名舒了口气。

这首歌并不是他最喜欢的。

只是刚刚突然想起来,相中了歌的名字而已。

方锐对自己目前的状态还算乐观,他一心觉得有的事情,不仅不要说出来,最好就别弄清楚。

本来混沌就是生活的常态,维持现状不见得一定是逃避。

 

他这边隐晦的心思刚起个头,就被起哄要求再唱一首。

老魏赞赏的摇头晃脑:“这个唱功放在队里不能浪费,必须要多来几首拯救一下兴欣的平均水准。”

话音还没落就被陈果不满地打断:“什么意思啊妹子们唱歌都很好听的好不好!”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迅速转头,“叶修!你是不是还没唱过?”

大家也很快意识到了还有个浑水摸鱼的,纷纷看向叶修那个角落。

“干什么干什么,我要出手你们还有机会吗,啊?”

“装吧你就。”陈果故作不屑,“你肯本不会唱歌吧,是不是!其实是个音痴对吧!”

“激将法对哥没用,呵呵。”

话是这么说,但在全体队员真切的注视下,他还是走到点唱机前,伸手快速的操作了几下。

MV的画面一出来,方锐有点惊讶:“你也会粤语啊?”

“说了出手你们就没机会了嘛。”

 

结果前奏还没有过完,眼前突然一片漆黑。

“我靠!停电了?”包子第一个跳起来——听声音应该还撞到了茶几。

“不是吧这么巧?叶修是不是你把电源偷偷拔了?”

“说什么呢,哥有那么龌龊吗?”

“看来是预感到你歌声威力太大,这家店承受不住啊。”苏沐橙也忍不住调侃。

方锐有点遗憾,“不然你清唱一个?”

结果包厢的门被推开,明晃晃的手电筒后面经理一边赔笑一边解释说这一片地方都瞬间停电,估计是压力太大跳闸了。

一行人只得提前打道回府。

回去的路上方锐还是没忍住,“老叶你真的会粤语啊?”

“不会。”叶修倒是很实诚,“就会那一首粤语歌而已。”

“唉,真可惜没听成,不然还能嘲笑一下你的发音。”

“别逗了,专门练过的,保证你听不出来。”

“结合歌词来看,我好像闻到了点……八卦的味道?”方锐笑得贼贼的,刻意压低声音。

“青春期嘛,多正常。你没有过?”叶修不以为然。

“正值青春,暂时还没有过。”

“方锐大大你脸上的皱纹要哭了。”

“你懂什么,那是抬头纹,从小就有。”

 

年关愈近,战队的其他人陆陆续续都回了家。每天在QQ上花样翻新地抱怨着亲戚间的家长里短和父母又唠叨着催找对象云云,一时间充满了市井气息。

最后只剩下了有家不回的叶修和无家可回的苏沐橙。

好在他们还有兴欣。

 

年三十这天,秉承着“就算是战斗力只有0.5只鹅的宅男,也要充分利用起来”的信念,陈果和苏沐橙拉着叶修在外面当了一天劳动力。这个时候才出来买年货的人已经不多,街上也只开着零零散散的店铺。如果不是铺天盖地的红色春联和灯笼装饰,看起来还有些萧索。

 

吃过晚饭,两个妹子认真的看起了春晚并对吐槽节目内容乐此不疲。叶修对此兴致缺缺,耐着性子陪着她们看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还是转了一圈又坐回了电脑前,随便翻了个账号卡登陆了荣耀。

因为是除夕夜,上线的玩家相比平时也少了大半。叶修随手在世界频道刷了个新年好,引来了大批复制党。

然后他就被密聊了。

“来PK?”是个挺眼生的ID。

“行,房间你建。”

 

赢了一把之后出来,对方又来密聊:“还来吗?”

叶修叼着烟,神情专注的敲字。

“你说你,大过年的,就不要让自己不愉快了啊方锐大大。”

“……靠,这你都能发现?我这流氓号没几个人知道啊。”

“嗯,是虐起来的手感告诉我的。”

“滚!”

再敲过去对方已下线。

 

被陈果抗议了几次之后叶修只好裹了件外套去楼顶抽烟。远处的焰火此起彼伏,时不时传来鞭炮声。

苏沐橙的声音在楼梯口响起,“电话,找你的。”又加了一句,“少抽点烟。快点下来。”

“你这个新年愿望有点困难,能换一个吗?”

苏沐橙只是笑。

 

电话那边只有被放大的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叶修不得不把手机从耳边拿开,好一会儿才重新听回去。

“喂喂喂?听得到吗?卧槽,信号不好么?”

“听得到,何止听得到,简直要被吵聋了。”听筒那边传来懒洋洋又无可奈何的声音。

“哈哈哈哈不好意思啊刚刚顺手帮我小侄子点了个火。”方锐毫无诚意的大笑。

“你刚怎么突然下线了,被虐哭了吗?”

“呵呵。我是被叫去厨房帮忙了。现充的生活,你不懂。”

两个人就这么东拉西扯了一阵子。直到两边几乎同时传来震天响的声音,并且视野所及,由远及近的绚烂色彩也蔓延开来。

这种时候就算面对面也听不清说什么了吧。可惜看不到口型。叶修这么想着走到楼梯口,犹豫着要不要挂掉电话。

然后听到对面的背景音突然安静了下来。

“哎呦,一不留神12点了,怪不得突然那么吵。”

“我差点就把电话挂了,你回屋时间掐的真及时。”叶修赞叹。

方锐只是笑了一下,“队长。”突然一下变成了正儿八经的声音,“新年到了是不是要给我们发个红包啊?”

“这事你得问老板娘。哥只负责比赛,不负责财务工作。”

“你可真不讲究。”

“红包就不要想了,太虚幻。重来一个新年愿望。”叶修靠在楼梯间的墙上,换了个手。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

“那上次没唱成那歌,这次来。这很容易吧?我就不信我挑不出你发音毛病来。”

刚说完方锐就觉得自己这话好像没过脑子。

这种感觉……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作死。

电话里外都很安静,他有点尴尬,正想着要不要解释一下只是个不好笑的玩笑。就听见那端叶修咳了一声,然后平稳的声音传了过来。

“如果痴痴的等某日终于可等到一生中最爱,
谁介意你我这段情每每碰上了意外不清楚未来;
何曾愿意我心中所爱,
每天要孤单看海。”

……

方锐这时候居然恍恍惚惚的在想,楼梯间的回音,有点大。

 

结果副歌部分第一遍刚完,就进行不下去了。

“对着电话感觉有点诡异。”叶修忍不住笑场,“没有伴奏太奇怪了,这个看来也完成不了。”

“行了行了,不难为你了。”方锐稳了稳声音,“发音是挺不错的。你给苏妹子省点话费吧,再不回去老板娘大概真愤怒了。”

挂掉电话之后,方锐深呼吸了几下平复心跳。

真是不作不死,一作必死。他在心里泪流满面,不顾这是大过年的气氛给自己点了根蜡。

这事态发展何止是歪了,简直就是在不可控的大道上一路像刘小别的手速一样狂奔不回头。

最重要的是,那些貌似已经将自己完全说服的所有理由,此刻都瞬间土崩瓦解,一点不剩。

这下倒好,当初来时说好的总冠军八字才画上一撇,自己却好像已经搭上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进去。

都他妈赖叶修,唱那么认真干什么。

 

TBC

即将面对答辩的我只能撒这种白烂狗血了。

干涸又悲伤的心灵急需抚慰啊嘤嘤嘤嘤嘤。

请不要嫌弃,作者不会谈恋爱,更不会写。

评论(17)
热度(71)

© 岁云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