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云暮

叶粉,黄苏,喜欢大眼儿,喜欢方锐。
七期 in my heart≈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叶攻>黄攻>其他,本命叶黄,非常杂食。

朋友们,吃《黑帮盛世》的安利吗?

【叶方】最佳损友(3)

常规赛进行的如火如荼,兴欣的成绩也在稳步前进。

“我就说嘛,找对了思路,接下来的路就好走多了。”从比赛场上下来的方锐意犹未尽的感叹,“打得真过瘾,比赛结束我要找吴羽策好好切磋切磋。”

方锐的猥琐流气功师在经历了初期的适应阶段后,打法日趋成熟。刚刚结束的这场兴欣对虚空的擂台赛上,面对吴羽策这种高水平的职业玩家,方锐的打法不仅有力的立稳了脚跟,甚至展露了毫不低于吴羽策的水准。

台下的陈果也松了口气。她知道这一场闪光点的背后,为了克服新打法的不稳定性,方锐和叶修不知疲倦的加练了太多次。虽然这场输了,但她知道最难的那一步,已经迈过去了。

 

这一轮比赛结束,不错的战绩让队员们紧绷的神经稍稍缓和了一些。回到上林苑后,按部就班的继续起了日常的各种项目。

身为队长的叶修自然有着一大堆的任务。

而兴欣虽然没有正式的任命,但实际上的副队长,是方锐来担当的。

用叶修的话,这叫“充分利用资源”。

“反正你副队长当习惯了,过来帮我打个下手。”叶修无比自然地说。

“……我有点懂张佳乐每次遇到你的心情了。”方锐无比自然地比了个中指。

不过方锐也并不在意这个,事实上他的活没什么难度。队伍的训练和战术安排叶修是毫无疑问的核心,而且还要和关榕飞一起研究银武;而剩下的什么媒体报道,应付赞助商……虽然外界更希望出现的是叶修,毕竟这位大神的噱头更大。但眼下要面对常规赛紧锣密鼓的赛程,他实在是太忙了。于是因为兴欣一路高歌猛进的成绩而越来越多的应酬,叶修全都一股脑的推给了方锐,顺手就给了个副队长的名头压场子。

——被一边喝茶的老魏生动形象的称为“男主外,女主内”。

叶修不动声色地把对死亡之手升级的研究安排到了罗辑的装备后面。

 

时间快的让人有些措手不及。似乎上一秒还停留在挑战赛战胜嘉世的喜悦,下一秒,常规赛上半赛季的尾声和H市的第一场雪已经一同落下。

“撑起兴欣的门面,就靠你了啊。”叶修一边盯着屏幕上关榕飞整理出的资料,一边敷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方锐装模作样的推了推自己的平光眼镜,拉紧羽绒服后招呼着陈果一同出发。

第17轮的比赛刚刚结束,联盟迎来了短暂的休息。各家媒体都抢着在全明星周末来临前对上半个赛季做全面的盘点,少不了又是各种采访应酬。而兴欣,作为一个从来都不缺少话题度的队伍,更是各家媒体重点的关注对象。

后来在看到杂志上方锐西装革履一本正经的样子时,叶修感慨:“果然还是静态图具有欺骗性。要不是猥琐流走的太极致,人气应该也不会这么低,连全明星都进不去。”

“不提全明星还是好朋友啊。”这话刚好被路过的方锐听到,“那是大家都不懂欣赏猥琐流。”

对于没有入选全明星的遗憾,方锐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毕竟玩的是猥琐流,要论大心脏,他不见得输给联盟有名的“关键先生”宋晓。

而且从一开始确定自己的风格后,质疑,鄙视,甚至轻蔑,他什么没见过。

对他来说,这些东西,在实打实的输赢面前真是不值一提。

“人家是既追求过程也看重结果,到你这里就只剩下结果了。”叶修放下杂志。

“因为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不贪心啊。”

看着方锐的背影,叶修身边的陈果露出一个微笑:“真想不到,几个月前我还特别看不惯他的风格,现在居然有点被感动到。”她顿了顿,“大概是因为是队友了吧,感觉一下不一样了。”

“我觉得,是你看到了他坚持猥琐流的原因。”叶修笑,“和任何人一样,只是想赢而已。”

 

全明星周末后第18轮,兴欣对阵呼啸。

方锐用他极致的猥琐流、强大到变态的耐心和32%的生命损耗,擂台赛成功一挑三,并且刷新了联盟最高的优势记录。

而最终,兴欣用一个干脆利落的10:0战胜了呼啸,向季后赛又迈进了一步。

 

结束了新闻发布会之后,方锐面对记者的那股神气活现的劲头慢慢退却下去,他默默地走在队伍的尾端。

叶修觉得这种平静有些异样。

走出比赛场馆,他点了根烟。隔着缭绕的烟雾望着方锐。

“在想呼啸?”

没有回答就是无声的默认。

“有些选择的后果必须要自己承担,以前是你,现在是呼啸。”

方锐脸上的表情依然平静。

“五年的时间,真是不长不短。”

“我记得你是被呼啸从挑战赛上挖过去的。”

“呵呵。那时候他们想让我继承老林的第一流氓。结果现在我俩都不在。”

方锐叹气。

“赛场上我可以不留情面的下杀手。但是现在我还是忍不住有些为呼啸担心——以一个前辈的身份。叶修,你当初打败嘉世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赛场上的冠军只能有一个。”叶修难得用手指夹住烟,望着他,“而你赢了他们,就是给他们上的最好一课。至于学不学,学多少,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你也够不到那么远。”

“好吧。……但愿吧。即使我知道你这句话不是安慰,但别说,还是有点效果。”

“那我提醒一下,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兴欣的人啊。你再这么真情实感下去让哥情何以堪。”

“‘卖身契’上签的是老板娘的名字,跟你有关系吗?”语调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好像刚才的低沉只是一瞬间天太冷产生的错觉。

“我是队长。”

“我是副队长。”

“还不是得听我的。”

“你们两个!”远处传来陈果中气十足的声音,“别磨蹭了!快跟上来!”

叶修把剩下的半根烟扔进垃圾箱,朝路灯下等待的队伍走去。

 

方锐跟在后面,看着叶修的背影和远处的人群,觉得自己今晚的真情实感可能有点过量。

不然怎么无端生出这么多难以言喻的心情。

对呼啸,对过去的五年,对冠军的目标,对兴欣,对叶修……

等等。

脑子好像急刹车一样硬生生的停下来。

最后一个是怎么回事,画风瞬间不一样了?

不不不一定是错觉。他在心里安慰自己。一定是因为这半年发生的太多事情和这家伙有关。也一定是因为老子的冠军很大一部分要指望他。还一定是因为今晚月色太好自己有点感伤。

远离未知事物是动物原始的本能,而现在方锐的直觉警铃大作的程度让他觉得,这个问题不用再想下去了。

就像在赛场上一样,他反复告诫自己,除了最终目标,什么杂念都不要去想。

而他很清楚,他现在的最终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和兴欣一起夺得冠军。


TBC


我到底在写些什么啊呵呵呵呵

感情线是什么不懂啦呵呵呵呵

还不如写方锐大大某天吃着饺子突然一拍大腿“卧槽我喜欢上叶修了”

信我,逗比对话体才是主题,感情线都是随意一刷的。

看我真诚的眼神。

时间线依旧不确定,懒得翻原著的混乱后果( ・_・。)

评论(14)
热度(76)

© 岁云暮 | Powered by LOFTER